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 你看
時間: Fri Feb 9 18:19:50 2001 - DiDi


 我說:你看,這個東西好特別哦。(指指雜誌上的照片)
    你看,外面下雨了耶。
    你看,cookie在打呵欠哦。
    你看,我的頭髮怎麼變的怪怪的。
    你看,這連續劇的劇情好扯哦。
    你看,我在舊筆記本裡找到了你以前的畫耶。
    你看,地板上有一隻怪怪的蟲哦。
    你看,我泡的茶跟你買的麻薯很配吧。
    你看,原來我買這本書沒買錯呢。

……………………………………………………………………………
  有的時候的確是太過於聒噪,整個房子裡都是我的聲音,尤其是在午夜時分我甚至懷疑這份安靜可能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會聽得見。就好像自言自語般地對著一個男人跟一隻狗說話,回應就像壞掉的音軌一樣只能重覆著僅剩餘的三兩字音。
  
  我並不質疑這僅剩的字音其實代表的是什麼意思,也許一個〔嗯〕其實只是代表了〔我很忙,只能這樣回答妳〕,又或許兩個字〔是哦〕只是表示了〔我聽到了,但不見得會記得住〕,也可能三個字〔好奇怪〕也不代表你真的對我所提出的問題感到同樣的質疑,而只是表示了你左耳進右耳出的回答更精湛許多。於是我成了嘰嘰喳喳的小麻雀,也像個初生的小孩般的好奇,只想將隨時發生的奇怪事件透過我的聲音讓窩在電腦前的你知道。

  即使,你連頭也不回地只回了我幾句話。我還是樂此不疲。

  我聽過這樣一個短文故事,內容無法記得很詳盡,關於一個每天早起的媽媽在特別早起的一個早晨裡見到的美麗陽光,在雲彩的頂端變成了夢幻般的舞台,這樣難得一見的美景如果可以跟最親愛的家人和小孩分享該有多好?但是再過幾分鐘鬧鐘就會響起,等到時再讓他們看看這美景也不遲啊。只是這幾分鐘,就像灰姑娘的時限到了一樣地,天空也變的和平常一般沒兩樣。

  一剎那間的美景不是天天都遇的到,心裡突來的感覺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來分享,我的喋喋不休只不過是想讓你隨時知道我心裡有趣的、感人的、甚至是氣憤的情緒。所以我就像即時播放的重點新聞,為了想讓你第一個知道所以在你身邊不停不斷的放送。有時候我就像對著空氣說話一樣,如果有人看到也許會以為我像小孩子玩家家酒一樣地自言自語,或者是有幻想症而身邊正圍著一堆的幻想朋友,所以才能這樣的自得其樂?

  全都不是,我很明白我只是假裝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有聽到,我假裝你和我正在看著同一本雜誌,正對同一張照片嘖嘖稱奇;望著同一面窗,同時發現窗外飄下的細雨;同時看著我們的寶貝狗兒子,研究牠打呵欠時為什麼會發出聲音;也許你正在摸著我的頭髮,和我看同一部的濫情連續劇;翻著同一本筆記本,想起了去年旅程裡你畫下的草稿;又或者喝著我泡的茶,看著我買的書。

  於是,這樣的假想會讓我脫口而口的跟你討論,於是我用我的聲音來讓你加入我的世界,卻偶爾也讓你戳破了我的偽裝。

  如果這一天,我真的有著強大的談話慾望該怎麼辦?如果我連對著空氣說話都會變成你的干擾分子,那麼我真的讓挖個地洞把頭埋進去,然後將一句一句的話也跟著埋起來,或許就不那麼困擾人了?如果這一天,我什麼話都不想講,那麼你會不會因為空氣太過安靜然後覺得世界像是毀滅前的寧靜?

  當石頭掉入水塘,噗通的回音像是心裡也丟下了一顆大石。

  即使是一顆石頭和一張紙鈔,讓人選擇丟入池塘,我也會選擇一顆不起眼的石頭,至少每丟一個就有一聲噗通,而不是像紙鈔般的輕盈而且可能被風一吹就離開了你原本的預定地。

  說話其實只是為了感受你的存在,因為可以分享所以才需要講話。

雖然當你回頭我已經翻開了另一本雜誌;雖然當你想到,雨早就停了;雖然,當你想看時cookie已經睡著了;雖然當你有空閒可以過來摸摸我的頭時,我的頭髮已經被我制服;雖然當你坐在我的身旁時,濫情的連續劇早已播完而劇情我已不知從何說起;雖然舊筆記本裡的草稿依然存在,但是我無法形容剛找到時的感動了;雖然你口渴了,但是我為你泡的茶已經涼了;雖然你也想和我分享同一本書的好,但是我已經看完了。

  雖然,在時時刻刻我都不會忘了與你分享一些什麼,但是我卻忘了人是不太能一心兩用的,如果你必須得專注在你自己的進度上,我的話語其實就像你身旁我眼前這台一直開著的電視機一樣,雖然聒噪吵雜但卻無法進攻你的耳朵。所以我應該改改這個習慣,不再和忙碌的你說話。

  也許我該改成真正的自言自語,而不是為了與你分享。
  
  那麼也許我也就不用再拆解你所回應的話語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back
DiDi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留言給我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