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 或者來信
標題: 配偶欄
時間: Thu Oct 11 17:18:40 2001 - DiDi

  
  從開始有談戀愛的美麗幻想時,就開始想知道自己身份證上的配偶欄到底最終會是填上哪一號情人的名字?或者是根本就一直空盪盪的陪伴著我每一回換新證件時一起寂寞。

  還記得拍證件照的那一天,我還是白上衣藍百摺裙的不知天高地厚國中生,對於要擁有自己的身份證這件事可是一點興奮的感覺都沒有,那時候一堆一堆擠在一起的女生們,腦子裡大概都只想著這難得的機會可不能出糗,因為妳得端端正正的坐在位子上讓照相師拍照,而妳心儀的那個帥帥男生可能也就站在對面的人群裡準備著,臉紅心跳的幾分鐘就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可是卻又希望可以再長一點,好讓妳在看著前方的時候可以光明正大的越過鏡頭找到那個排在隊伍後頭的男生。

  那時候的圖書館外頭還有著秋後的陽光,以及忘記了季節所以還在枝頭上青翠的樹葉,當然還有大夥拍出來一致的呆樣及沒有色彩的黑白。

  那一天要換新的身份證之前,我看著自己的身份證這樣的想著當初,而當初跟現在即使距離了好多好多年,可是我還記得那個站在人群裡很明顯的高出一顆頭的男生,手裡的身份證就像當年剛拿到手一樣的新,可是記憶卻不再是那樣的被排列在最前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小的世界變成了大大的世界,那一個男生也變成了角落裡頭最不起眼的一個等待著偶爾被回憶的記憶罷了。

  今天的某件事是回憶起以前的某件事的藥引。

  所以我知道,這一回換了身份證之後,下一回我再拿起身份證來的時候,我可能就會對著身份證上的配偶欄傻笑,因為你所以我有著一張新的陌生的而且有著我背不起來的新地址的身份證。連照片裡的自己對我而言都是陌生的,那是穿著藍色娃娃裝,而肚子裡有二十五週小寶寶的時候。

  在持有將要被更換掉的舊身份證的最後一天,我像是懷念某個將被丟棄的以前一樣的仔細的看了看,然後在拿到新的而且有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並列在上頭的新的身份證的時候又仔細的看了看,發現了照片裡不像自己的自己以及在”我的”身份證裡有著”你的”名字,實在是讓本來就知道的我還是莫名的偷偷高興好久好久!雖然我也望著那一大串對我來說很陌生的戶籍地址呆了一下子...

  ㄟ?那這下子填資料時我要填已婚囉?...我說
  要不然妳還想摸著大肚子騙人家妳未婚哦!...你說

  騙人當然不敢,再說有個大肚子也是騙不了人的吧?雖然我老是說在我遇到了你之後幾乎斬斷了我這一生所有的桃花運,變成一個微乎其微的不重要人物,每天只想要跟你一起嘻嘻哈哈過生活,就算再無聊還是甘之如飴而且覺得像是在天堂一樣。但是未婚跟已婚還有身份證上的配偶欄是空白的或是填上了你的名字,對我來說卻好像是一種終結。

  終結的不是應該風花雪月的青春,”終結”其實是一種很安定踏實的感覺。

  然後我開始在填資料時會偷偷笑著然後勾選”已婚”,如果需要填寫配偶我就會在心裡笑的更是不可自制然後很小心的寫上你的名字,接著再好好的看一遍這一份對我而言就像簽署合約一樣正式的小小資料,那對我而言就好像是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而且很正當的在屬於我的生命裡填上你的名字一樣,而不是以前偷偷暗戀誰誰誰的時候悄悄的在自己的本子裡寫上對方的名字一樣的神神秘秘。這也讓我想起了上一回簽保險時我們在彼此的受益人欄裡填上對方的名字,卻因為沒有法律上承認的關係而必須附上身份證號碼以供查證。所以對於可以在自己的資料裡填上已婚這回事,我有一種很莫名的小小的驕傲感。

  不騙你,真的是驕傲感。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但是並不是只是單純的因為”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這種很無聊的幼稚想法,而是不管是我或是誰都不用費心去想就可以知道這一份關連;一種關係著未來以及我們常說的一輩子這個名詞的關連。


                              back

DiDi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留言給我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