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戒痕
時間: Mon Jan 3 15:28:54 2000 - Didi


  經常會不經意的用大姆指在無名指下磨擦著。

  手指上並沒有東西,早己磨滅的戒痕和皮膚的顏色融成一體,看不見當初那圈金黃閃耀帶著一顆心的 戒子。不經意的手指做著無意識的動作。

  不過是空無一物的手指,卻惹的我的手指不經意地想去證實它的確存在。有人說:戒痕代表破碎的愛情。在曬不到陽光的戒子底下包藏著是曾經無私的愛。

  每次經過賣戒指的攤子,就會看見我飛奔而去的身影。這個戴戴,那個看看。就是抗拒不了銀白色的誘惑。以往,總會有個人替我把看中的戒指帶回來。即使我只不過為了某件衣服、某個場合戴一兩次。

  對我而言,這是個簡單的寵愛。

  提醒我前方有我最愛看的"亮亮攤",這是我自己對攤子的別稱。寵著我買了一個又一個的戒指,即使我只有十隻手指頭。那時的我也像是一隻任性的大白鯊,這說法是來自symour。

  因為我老是在生氣,老是在和他賭著。賭注是我們之間的感情,我總是賭我自己贏。

  生氣的時候,我會關掉所有的電話,拒絕接聽。用冷默來表達自己的抗議。我的要求不管是無理或有理,他都會默默的替我實現。那時的我既任性又愛耍脾氣,標準的被愛寵壞的女人。不論在電話裡或難得的見面機會,都會為了小事吵一吵。我這隻大白鯊,不是為了愛情的甜蜜而無理要求。

  而是完全的被放縱,終至逃離。

  空白了許久的手指頭,白色的痕跡很難消退。當大姆指往空白的無名指撫去時,往往都會令我想起那金黃色的耀眼。我找不到戒指可以填補那金黃色,但我還是在亮亮攤中穿梭。
一直,一直。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