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抱枕
時間: Mon Jan 3 15:31:31 2000 - Didi


  抱枕發出淡淡的味道,我有些許的不敢靠近...

  心裡出現的是曾經被B所取笑的往事。在見不著B的日子裡,我總在習慣抱著睡的抱枕套上他常穿的T恤。每次見面時逼他再套上那件衣服,約定好不能洗,除非我同意。

  在夜晚,我依靠著那味道。就像是依偎在他的懷裡,每一個孤獨的夜,我都睡的相當的安穩。而後,B總是會在走後把抱枕放在我的被子裡。他說:這樣就好像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了吧?我討厭被他看穿,其實我也不很明白我是需要一個人來擁抱?或者是真的依賴他身上的味道?

  漸漸的,許多夜裡我抱著的不再是他。

  而是我愈來愈無法割捨的枕邊人--抱枕。不再親暱的往他身上嗅著味道,而是莫名的堅持著一個人睡。「這樣的妳一點也不再可愛了哦。」B說著。

  他總是很縱容我,不論我是對還是錯。抱枕抗戰成功後,我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開始明瞭自己其實並不那麼依賴他。或者說,我開始明白一個人的日子並不難過。而B則變成了我覺悟後的犧牲品。

  那個冬天,我喜歡和我的抱枕一起窩在被子裡。露出鼻子和半個臉呼吸著冷空氣。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冬天啊!天花板變成了我個畫布,就像V8投影機一般。片段的出現我所想的、想去的地方、想看的東西......。

  我還以抱枕的真面目,不再將B的衣服往上套。明白自己所依賴的不是他的味道,也不是他的擁抱。我愛上我自己一個人。也要找一個同樣愛我的人。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