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你說 : 天快亮了,我說 : 你錯過了。
時間: Sun Jan 9 06:15:52 2000 - Didi


  不在你的身邊,所以無法碰觸到你。不能用我的手指頭點點你的唇來吵醒你,你一定不會知道,這種時候打電話給你的心情。

  凌晨五點,住家附近的公雞開始啼叫。記得初識時你說要重整大腦硬碟的那封e-mail嗎?
原因是我說希望「在想笑的時候可以抱著你笑,想哭的時候可以抱著你哭」。同一個城市的願望我們達到了。

  但我卻在每個獨自的夜裡想念你,僅管分離只是一天二天的短暫。我的愛情,希望有人陪伴。明明知道你不可能趕case趕到這麼晚的,我還是撥了你的電話。聽著電話響,開始猶豫要不要掛掉電話讓你無憂的睡。直到你略為清醒的聲音出現在話筒的另一端,我仍在猶豫。
猶豫著該不該跟你說話。你知道的,當我想說話時總會吵的你睡不著。
總是以最興奮、孩子般的喜悅跟你說話......

  我說:睡了嗎?
  你說:嗯,妳睡不著?

  後悔打這通電話,每次回家時都會後悔。你看不見我的脆弱,我也聽不見你的關切。匆匆的說睡了,掛上電話。要撥給vivian和juju電話時卻停了下來。每每在深夜時,找不到人她們就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想起以前窩在洗手間裡和juju講電話的情形,哭的哽咽卻沒說到重點。

  唯有今天,我抱著被子哭泣。我想保留我的心情,第一時間的和你分享。

  或許對你而言並不算分享,而是在庸人自擾。能怎麼樣呢?我是一個夜裡睡不著有心事的女人。撥了電話給戀人,所要的又是什麼呢?

  幾分鍾後,你打了電話來。我知道是你清醒了,剛剛勿勿的掛了電話怕我生氣吧?

  你說:還睡不著?
  我說:嗯。
  .....................
  你說:天快亮了。
  我說:睡吧。
  .....................

  意義則是:你有再打來電話,所以我應該不會生氣了,對吧?今天在bbs和天使談了許多,我們倆都愛講話,同時也怕吵到別人。對你,我正是如此。見著你的時候,習慣性的把腦子裡記得要說的都搬出來。那種時候,只要你肯聽我說話就很好。見不著你的時候,我變成了習慣性的等待。短暫的分別時,你的電話我始終不敢輕易的撥。怕你的私人空間不夠、怕你覺得我太黏人。

  因為你老是說叫我要有主見,要有自己的想法。哪一天就算其實我很脆弱,我也會在你面前假裝堅強和獨立。可是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只能一個人哭泣嗎?天啊!我真的很徬徨,不要讓我一個人面對。

  在台北的時候,常常窩在你身邊看著窗口慢慢的滲入陽光。不輕易再吃藥入睡的結果竟是躺在你旁邊一個人發呆。寂寞如影隨形,即使你就在這裡。我可以體諒你工作的勞心,我可以扮演你訴苦的對象。陪你吃飯、陪你看電視、陪你做你想做的。在你睡不好的夜晚,我替你翻翻被子、拍拍肩膀。在我睡不著的時候,我只敢輕輕的摸摸你的髮、你的臉頰。即使吵到你,你都只當我是隻半夜覓食的蚊子隨手一拍。

  天是快亮了!都快六點了。我想念你以前在電話裡哄我睡覺的樣子,你說那是你的責任。感覺,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也許等到明天你再問我關於今天凌晨在想什麼時,我一句也說不出了。就是那一剎那的感覺和失落需要你的撫慰。

  錯過了那一剎那,你知道你錯過的是什麼嗎?

  你說:天快亮了。我想說的是你錯過了,錯過了一次又一次。錯過了我那微不足道的憂鬱和心煩,錯過了我們約定好的晚安吻。錯過了我那該死的眼淚像斷線的珍珠。

  你一直在錯過,連如何愛我都忘了。而我自以為是的體諒卻把我自己啃蝕成不完全的靈魂。你想,我要的是什麼呢?

  有時錯過,就是錯過了。
  很令人沮喪不是嗎??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