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你想回火星了嗎?
時間: Fri Jan 14 13:27:18 2000 -Didi


  怎麼你想回火星了嗎?當初在這個星球相遇的時候,你已經放棄火星的公民權了是嗎?

  昨天真是難熬。在公司混到了六點半才走人,回到家快七點。以為我縮短了等待你回來的時間,沒想到竟是無止的漫長等待。就為了我沒有答應陪你去看電影。你竟然跟我賭氣的在公司趕case,而我絲毫不知道。

  時間走過八點,我想你快到家了。我洗好了衣服,洗好了澡......開始期待要在你進門的時候給你個抱抱,告訴你不想去看電影的原因。直到九點,我也無心去看電視做消遣。上線收mail才看到原來你還online著,在公司。

  我告訴自己不要等了,前二天一回家就累的想睡的情形己經改觀。腦子裡亂轟轟的,卻是怎麼也睡不著。我想如果你真是喜歡躲在你的藍色的角落,我會看不見你。你躲著,因為你不想再去思考我這個麻煩。我不乖,我先吃了藥。想著等你回來,只要你叫醒我就可以見到你。那麼我就不須猜測著等你回來。

  在你情緒不佳的時候發洩我自己的情緒垃圾似乎是很愚蠢的。我老是自以為是的隱藏自己的不悅,這樣對你是好的。

  很簡單的事,我們卻必須兜圈子。

  十一點半過後,我的藥效沒有多大作用。只是我哭累了,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對你。你也一言不發的,坐在我旁邊。也許你在訝異著為什麼我沒有投入你的懷抱裡撒嬌說著今天的事?

  當兩個人的情緒都達到頂點時,好像唯有沉默以對才最保險?但我真討厭沉默,我想要不問理由的就說你會支持我。而不是看著我問我「妳到底想做什麼?」「一直哭又不講?」

  昨天在水瓶鯨魚看到Vodka的一篇故事<<愛情鏈>> 。不知道為什麼,昨天在看到時卻惹的我掉眼淚,人還在上班呢!就算辦公室裡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是不敢讓眼淚掉下來。深怕自己一發不可收捨。

  曾經在年少時,有過文中像Fin一樣單純的朋友。連男朋友都比不上的知心異性,在生活裡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時間久了,生活方式變了...這些人也會隨著不見... 即使再找回來了,都不可能很快的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隔閡,而找回當初無所不談的我們。

  到台北才三個月,可是依然不能習慣...不知道是自己太過孤寂或是真的格格不入...寂寞的感覺即使在身邊有個人擁抱著我的時候也會出現... 吞噬我的所有自信...

  如果也有一個可以把酒言歡的人.. 是不是我也會快樂些呢?我也想在那樣的暖暖陽光下就這樣睡著~~不要有任何人吵醒我..

  怎麼我們以前說過彼此不僅止是男女朋友,也是朋友。如今,很多時候我們卻寧願自己一個人躲著。也不肯多給對方一點耐心。Vodka的故事<<愛情鏈>>,對我而言最重要的部份並不是愛情。而是裡頭那兩個可以把酒言歡的男人。什麼都不用說的太清楚,只要拿起酒來就喝的豪爽。令人忘卻心中纏繞著的繩索,剎那間人生開闊起來。

  而我,卻得悶悶的哭著。

我相信大哭一場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垃圾暫時得已安定。卻沒想到,惹來了你的心煩。不該在你壓力很大的時候這樣子。卻也沒想到你也賭氣的晚晚才回家,是我的懲罰嗎?

  如果你想回火星的話,你就悄悄的走吧。我不想道別,也不想知道你回了火星會怎樣。
但我已來到地球,我會在這定居。

ps. Vodka的網站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