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改變
時間: Wed Mar 15 17:54:24 2000 - Didi


  不知道為什麼我想逃。望著電腦螢幕裡的時間,一秒才變動一次的數字讓我捉狂。

  我想飛奔到陽光底下去做什麼都好。但我想我會站在陽光下發著呆,然後走進7-11買堆零食堆放在抽屜裡。買東西只是一種轉移情緒的方式吧?我想...只是到7-11去施展這種發洩式的購買慾總比去sogo或新光三越刷卡好。至少7-11不會讓我把卡費刷的連我自己都覺得敗家。

  但是我還是想逃。

  不是逃難的那種逃,是脫離這種想逃的不安情緒。突然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歡這份工作。除了制度自由、沒有太大的約束之外,我還喜歡些什麼?好像也沒有。

  突然懷念起剛到台北沒工作的那三個月,雖然孤單卻很自由。倒也不是覺得工作不自由,而是有時想寫的想做的都做不了。突然有靈感,也不見得可以像以前一樣隨手一開電腦就寫...雖然現在上班天天都對著電腦,可總也不好一直都做自己的事。
(雖然我常這樣,可是有時靈感跟空閒就是搭不起來)

  下班時間一到,我也不再為了網路而眷戀著就奔回家。只有在回到家的時候我擁有一個平凡女人的幸福感。我洗衣、拖地、將男人早上勿勿出門所換下的衣物一一歸位。偷偷的檢視著衣櫥,猜猜他今天穿什麼去上班。稍微整理下他電腦桌前的凌亂。然後打開notebook收信,再把會去的網站逛一次,順便跟還在公司的男人打招呼。堅持回家才收主要信箱的信,就是為了打發這段等待男人回家的空檔時間。

  想起,前陣子總是下著雨,冷而濕的天氣讓男人失去了判斷力。
  「嗯,明天要穿什麼好呢?」男人在睡前問我...
  「就穿前天買的襯衫吧!再加件毛衣。」我說...

  我似乎改變了男人的許多習慣,不經意的變成我暗中付予自己的責任。就好像那三件新襯衫和兩條新領帶一樣,強迫他長大成一個顧家的男人。逛街時拉他到皮飾的專櫃買了個皮包,回來後擺入我的照片。拉他參加情書比賽努力拿到獎品。(對戒) 拿到獎品後迫不及待的替自己戴上,心裡卻明白男人沒有戴戒指的習慣。以及硬是在他的頸子上偷偷的留下我的吻痕。.....................................

  一切,似乎都只是在對外宣告,這是我的男人。

  就這麼簡單,但男人通常都不會懂。他會把我的多愁善感變成他的責任,把我的寂寞口號變成他的負擔。其實事情也沒那麼嚴重...只是因為承諾讓他覺得我連一臉落寞都是他的錯。

  我改變了他的外在、他的衣著、他的習慣。但是我不想改變他,我希望看到因為愛我而改變的他。太硬性的規定是不適用於戀人的。

  但我還是影響了他的思考,跟著我的文字團團轉。慣性的偏灰文字讓男人卻步了,我有點沮喪。因為我眷戀著自己的文字,哪怕是有所埋怨或是傾吐我的愛意。寫著寫著也許就一頭栽進了某種情緒裡,得費力才能脫離。但我還是愛。

  就是愛,就是努力的汲取著這種忽喜忽悲的奇妙情緒。
  人生,多給自己一點想像,也是好的。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