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假想,喚來短暫的光亮
時間: Mon May 22 19:27:51 2000 - Didi


  睡到過十二點,沒有鬧鐘的呼喚、沒有來不及化妝上班的趕時間勿忙。天氣悶熱,不用考慮要吃些什麼、不吃等上班時間一到就沒空吃。起床先發個呆,打開電腦有目的的一個站一個站的逛著... 收收信,看看留言。

  散著步走個幾分鐘到美髮院去洗頭,看了一本很多八掛的周刊。回到家來低頭看著自己被機車排氣管燙傷的腳,猜著什麼時候才會開始結疤?第一次被燙傷,對於脫了一層皮的腳我是毫無頭緒該怎麼處理它。藥房老板說只要按時擦藥,不碰水很快就會好了。所以我懶的自己洗頭,因為我不會在洗頭的時候還顧慮到腳不能碰水...

  於是懷著這種小心翼翼的心情過著這幾天的生活。可是烏龍的是,總是不小心自己碰著了傷口。不論是醒著還是睡著,自己很容易的就會碰到還沒結疤的傷口,更扯的是,昨晚笨海龜神來一腿的轉身就踼中了我的傷口。

********

  很多時候,躲在陰暗的洞穴裡,舔著傷口。以為那是最大的保護,最安全的方法。可是看不見陽光,聽不見外面的聲音,聞不到空氣裡參雜的味道。卻是孤單、寂寞、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快樂。

  居住在這個混亂的城市,正無所事事的,假想。假想並不等於真實。可是我卻莫名的以為躲在我的洞裡,就可以假裝什麼都沒有.. 太陽和月亮一樣的在交換著運轉,時間也沒有因為我躲起來而停止。

  對我而言最安全的場所不外兩個。一個是溫暖的被窩,另一個則是笨海龜的懷抱。那種被擁抱、用手圍起來的城堡雖然只是一個轉身就可能脫離... 但是我卻寧可什麼都不做的就膩在擁抱裡,感受安全,卻其實還是要面對人生中不可逃避的無奈。

  假想,不管想什麼都只是短暫不真實的。沒辦法融合在我活生生的生活裡頭...

  假想,只能替我喚來短暫的光亮,然後就熄滅。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