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如果,旅行是一種放逐
時間:Wed Jul 19 18:36:15 2000 - Didi


  如果,旅行是一種放逐。也許要更隨性些。背心、長褲、涼鞋,看起來是很隨性沒有錯。但是我仍然改不了在出發的前一個晚上做著挑選衣服的變裝秀。

  我:ㄟ,這件好不好?
  你:好啊,很可愛。
  我:后~~你都沒有回頭,怎麼知道我說哪一件啊?
  你:不用回頭也知道妳穿哪一件都可愛啊。
  我:你就不可以暫時不要對著電腦,幫我選衣服嗎?

  看起來很簡單,但是總是很傷腦筋,因為必須要在五件衣服裡挑三件,淘汰二件的原因只是因為不需要帶那麼多衣服去。只不過,還好我總是在出發的前一個晚上才做收捨行李的動作,要不然很可能我在找尋不到適合的衣服時,就會發狂去採購新衣了。女人的衣櫥裡總是少一件衣服不是嗎?我很相信這句話的。

  第一次要坐這麼久的火車,從台北出發到高雄的自強號,要被困在火車上六個小時,不能大聲囔囔、不可以到處跑跳蹦...跟國內航線比起來,多花了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但是我有一個怪僻,我喜歡和心愛的人坐火車。整個西部幹線的風景一個人看和二個人看是有很大的差別,而且搭飛機的快速感會減少我等待已久才看到的墾丁海灣的快樂。

  只不過,清晨六點鐘起床的機會對我們來說真的不多。而且前一天晚上因為太興奮,想到心愛的白砂灣那片海洋,我吱吱喳喳的說了一夜的話,這種情形也會出現在隔天是假日的時候。

  我:ㄟ...你要睡了嗎?
  你:小姐...快要三點了耶...六點就要起床了ㄋㄟ。
  我:可是明天你可以在車上睡很久耶。
  你:可是我很累了... > <

  后~~最討厭在我很想很想講話的時候,然後你給我一句:我很累了。可是...可是...我很想講話耶...然後我翻來覆去的,破天荒的在六點的鬧鐘響的時候馬上起床梳洗,然後把床上那個睡眼惺忪的男人挖起來,換衣服、最後確定要帶的東西帶了沒。

  我:快快快,我們去買早餐!!好久沒有吃早餐了哩。
  你:@#$^%&^%*..................

  baby,早起的人兒有早餐吃。

  如果,旅行是一種放逐。那麼我真的失敗了,我帶了太多的包袱,就掛在我的腦子裡。
而這些包袱就跟著我一路的抵達墾丁。

  很奇妙的,我一直想起去年的那個七月,你在我們約定好的時間到達見面的地點,我卻因為私人的事情讓你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裡等了我二個小時,然後搭著擠滿人的車到我的夢想海洋。我一直不能忘記,我們第一次去旅行的地點...因為那是我在和你相愛前,一直唸著總有一天要好好的去玩的...

  然後,今年再看見這片海洋。突然的,心裡有好多好多的感覺一湧而上,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才好。一路上,從火車裡的六個小時加上從高雄到墾丁的兩個半小時,我一直沒有閉上眼睛睡過。我很仔細的、用心的看著沿途的風景,然後天馬行空的說著關於未來的話…雖然大多時間你都在睡覺休息。

  我還是很享受這種,不管什麼時候都有你在身邊的感覺。

  等待其實是很美的。不管你在等待之後是願望成真還是落空。就算是落空好了,也因為你曾經期待過而更有真實的感覺吧?我比較習慣絕對的快樂和徹底的痛。摔的愈重,站起來之後才會走的更穩。當然,這是無關旅行的題外話。

  好像做夢一樣的,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只是我閉上眼睛還看的見白砂灣,因為我在那裡曬傷了我的肩膀,然後把手臂曬成了均勻的小麥色,我一直都不排斥曬了太陽會變黑的。因為從小我就是黑,直到出了社會,沒有太多的機會往外跑才漸漸的白了起來。

  看著照片我會想起AMY'S CUCINA的超好喝冰咖啡,還有它的手工PIZZA及意大利麵。去了墾丁三次,三次我都會到這家店吃東西。去年,因為和mars在這裡喝了一杯難以忘懷的冰咖啡,於是常常在繁忙的時候,偷空聊起我們的下一次的旅行放逐,便會不自覺的想起這杯冰咖啡。

  然後在黑夜裡,走在墾丁街上,到處遊走...不為了要買什麼,要看什麼,要聽什麼...反正整個街上都可以聽到音樂,尤其是小灣的海灘上,是最好的曬月亮的場地了,服務台裡放著音樂,海浪聲不停的...就像打著拍子。我拿著手機錄下了海浪的聲音,如果不下雨,我想待在凌晨天亮。

  是啊,旅行本來就是一種放逐。不是一定要每個景點都要去,不是一定要每個美食都要嘗到,只是你有沒有真正的放鬆了自己?

  我:不想走,我想住在這裡。
  你:可以把工作室設在墾丁,然後透過台北的人接case。不過...那是夢想。
  我:明年再來吧?
  你:當然啊~~為了那杯超好喝的冰咖啡。
  我:嗯,為了漂亮的白砂灣。
  你:為了妳...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