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 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該是離開
時間:Fri Aug 11 01:15:54 2000 - Didi


  該是離開

  我這樣說著,你卻那樣看著。

  明明天還亮著,可是我們的世界偏偏還是暗著,像是心裡沒了燈沒了火,於是見不到光明只好在黑暗中摸索。我為我們的窗換上深色的新裝,在我的眼裡塗上灰色的色彩。你說見不著我眼中的光采,一切像是未日前般的迷濛,即使見著了路卻也不知道將會通到哪裡去。

  我說:該是離開。

  你依然是這樣看著,也許是看著我、也許是看著窗、也許你只是在看著自己,並且一邊打量著我的話可行度有多少。又或者根本你沒聽見。

  總是會天亮,總是會天晴。哪一天偶然在街上遇見了你迎面走來,我會試著給你一個微笑。試著不去以為我們是一同上街,試著不衝動而且自然的拉起你的手。試著去克制自己的手臂不去擁抱你,當然也會努力的不去看你的臉免得深陷你的世界。

  路程總是遙遠的,不管你將要去哪裡。愛情總是不變的,不管是誰說要離開。走開的只是身體,而留下的也可能化做空氣不被珍惜。如果說我能夠變成你最美的記憶,那麼我寧願化做人魚公主的泡沫,也許浮游在海面上瞬間被太陽蒸發,卻可以變成你生命中所有的神話。

  也許就在明天日光初曉時,我的羽翼會化做一道陽光飛回它的歸處,而我因為愛情的枷鎖而被獨自遺留在這裡,對望著你迷惑的眼,想著自己離去前也許該給你一個輕輕的吻。

  是啊,輕輕的吻。吻在你的額前,吻在你的心上,吻在你可以記憶著我的地方。輕輕的,帶著哀愁的吻。淡淡的,帶著愛情的吻。

  我說:該是離開。

  現在我肯定你在看著自己的心,也許我該湊上前去讓你聽聽我的心跳,它正狂亂地發著飆怪我沒仔細聽清楚它的話。我像是反話製造機,我的心蹦蹦的說著:我決不離開你。而經過我的反話製造機我卻告訴你:該是離開了。
於是我倔強,你迷惑。我嘟嘴,你搖頭。

  為什麼都不回答我呢?好與不好總得出個聲吧!!

  用力的搖醒我,我總是活在自己的八點檔連續劇裡頭。腦子裡想著劇情,嘴巴上就唸著台詞,活脫脫是齣刻骨銘心愛情戲。

  我說:該是離開。
  你說:嗯,是啊,再不走就會錯過電影了。咖啡再好喝也得走了哦。

  回到現實,於是八點檔落了幕。今天劇裡的女主角提出分手,不過再也沒有續集了。
至於女主角到底是原本住在天上,身上有著透明羽翼的天使;或者是為了有和王子一樣的雙腳而失去美好嗓音的人魚公主。誰也不知道。

  只是愛情,說離開的時候往往是最悲哀的時刻。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