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幽魂娜娜
時間: Tue Aug 15 18:23:22 2000 - Didi


  馬戈在戰後受了重傷,得到高僧的醫治後才返鄉回到自己的家。完全不知道站在他面前迎接他的妻子娜娜早已經因為難產死亡而變成了幽魂,重逢的喜悅加上久別的思念,甚至對特地來告訴他真相的朋友怒目相向。

  所以,真相是什麼?看見的、摸的見的、聽的見的...是真相嗎?

  在他們的住家範圍早已人煙渺渺,害怕的人們在夜半聽見了娜娜的歌聲,一個抱著一個的窩在房子裡哪也不敢去。在我看來,娜娜不過是想要盡自己的力量只求能和他的丈夫多相處一天也好,多照顧他一天也好。可是人鬼總是殊途,違反世界定律的愛情總是不能夠存在。 被高僧收伏的娜娜,不再做亂也不能再待在丈夫的身邊服侍他。

  可是馬戈在眼前晃過的那一些過往影像卻讓人不由自主的心酸起來。娜娜在送著他去戰場時的依依不捨、初識時的熱戀、在馬戈回到家時抱著小孩等著他的娜娜、還有輕輕的搖晃著手中的小孩笑起來甜美的娜娜...

  一開始高僧在馬戈還未回鄉前就已經說過:有的人看起來奄奄一息,其實卻還可以救回一條命,可是有的人卻身體好好的就突然暴斃。

  生命本是無常,我突然的害怕起來。高僧像是能夠預知未來般的,在馬戈康復想要回鄉探視妻兒的時候,就希望他能夠歸依他的門下出家。

  淒美的傳說總是因為生死分離。

  我:如果你是馬戈,在聽了別人說娜娜是鬼的時候,你也會像他一樣好奇的用師父的方
    法彎腰從跨下看看嗎?
  你:嗯,會吧。

  我想也是啊,即使不懷疑自己所看的所接觸的不是真實。對別人的言語我們總也是帶著懷疑的態度,但卻還是會偷偷的放在心裡,也許哪一天也是因為一個念頭想試試看,結果完全推翻了之前自己賴以生存的真理。 雖然這只是一個泰國古老的傳說,但我卻深深的相信著有著娜娜這樣一個對愛忠誠不捨的妻子。

  過去現在和未來,不管在哪個國家裡。

  曾經想過,如果真的可以選擇誰先離開這個世界,假使一定要你決定誰先誰後。我一直都寧願是我先離開。因為我沒有辦法用別的事情來轉移自己的愛情,即使我不能夠確定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後是不是會像我所想的沒有痛苦沒有思考。又或者其實,分離的苦不管在生前或死後的世界都一直是存在著?

  如果我是馬戈,面對愛情也許我寧可選擇不要知道真相。就讓自己活在自己的幻境裡頭,有妻子有小孩。也許到最後,也只是走向死亡。

  活在別人看不見的幻境裡頭是快樂的吧?像我這樣無法面對現實的人來說,如果可以像駝鳥一樣的挖個洞將自己的頭藏起來,就以為全世界都沒有人會發現我...我只是單純的,想要活在自己的快樂裡頭。對於那些無力去解決、不想去面對的,我著實的不想要強迫自己硬是去面對。即使,沒有解決的相同問題始終還是會再回來。

  我說:我就像娜娜,忠誠的保護著我的愛情。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