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公證結婚去
時間: Tue Aug 15 18:27:47 2000 - Didi


  一直想著,結婚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說:我....不想結婚了。
  你說:怎麼,又變成不想結婚了?

  太多煩人的事情和言語,在我們考慮將來的某一天會結婚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像揮不去的蒼蠅一樣的一直在我耳邊繞來繞去。同居生活跟結婚後的生活,我一直以為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差別。後來才發現,原來在長輩的想法裡頭是大有差異。

  我說:現在這樣很好,可是一談到要結婚,對我們來說不過是確定個名份。
     但在長輩們的心裡卻是責任的開始。

  的確,關於我們的將來。於是我們不能夠再那麼的貪玩,不能夠隨性的想去哪就去哪,不能夠任意的想花什麼錢就花什麼錢。因為他們會在你的耳邊說著一次又一次的:要多存點錢啊,有了家庭就有了一輩子的責任。

  真正感受到原來我跟上一代的人其實在想法上也有點代溝。原來我想要的自由生活會在因為開始計劃婚姻生活後而有所改變,就像是結婚後所有的考量都得是為了下一代。即使我們在短期的計劃裡頭沒有這一項。

  我說:現在就連我說要辦護照都被唸的很莫名其妙。
     想要去哪裡玩還是放在心裡,不要說出來找罵挨。

  婚姻 = 責任 = 一輩子,我不是不知道,也不是做不到。

  我說:乾脆我們各自回去跟我們的家人說這幾年內都還沒打算結婚。
     那麼他們就不會見我們一次就提一次,我的耳朵都快要長繭了。
  你說:那,真的幾年內不結了?
  我說:當然不是啊,我們偷偷自己去公證結婚就好了。

  這樣,名份也有,又了了他們的心願(只是他們不知道),又不必讓他們 耳提面命的一直重覆著那些很煩人的事。

  你說:那到時候他們知道之後我們可能會被扁。
     而且我們又不是對方的家長反對,做什麼要偷偷的跑去公證結婚啊?
  我說:可是我真的快受不了,就因為我們有可能快要步入禮堂而從他們口裡一 直飄晃出
     來的大道理。
  你說:長輩都是這樣子的。

  我想我真的是有點情緒反彈了吧?明明知道不可能還是興沖沖的提議咱們自己去公證結婚的意見。說的頭頭是道是還順便計劃起了我們的婚紗照。然後講累了,再帶著滿腦子怪異的想法睡去。

  在夢裡看到了我們站在東京的街頭。拿著速描簿和畫筆的你正在為我們的瞎拼基金努力的描繪著每個停駐的客戶。

  我說:再畫個幾個人,我們就收工再來去瞎拼吧?

  那是我們睡前,所想像的東京速寫自助旅行。可惜我不會畫畫,我只能夠在成行前先學好簡短的日語,然後在東京街頭講著重覆的話,解釋著一張畫多少錢。

  然後試著在瞎拼的時候少花一點錢,然後讓勞苦的你多花一點。 :p

  我說:ㄟ,如果真的我們的某一方家長有人反對我們結婚的話,你怎麼辦?
  你說:那還用說嗎?那我們就去私奔啊。

  嗯,私奔也是個不錯的提議。不然,我們不要偷偷的去公證結婚,我們直接私奔好吧?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