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去年921的一封信
時間: Sat Sep 2 17:31:34 2000 - DiDi


  現在,己經很少有機會自己單獨回彰化的家。總是在周休安排著,跟你回宜蘭的家或者是一起回我彰化的家。那天,自己一個人回去住了三天。夜晚總是習慣著在自己已經感到陌生的房間裡頭東翻西翻的。一個小盒子裡,放著我們在尚未見面前你手寫寄來的信,你去美術館時買的項鍊,還有帶著思念的綠色試管...。你寄來的一幅畫還是放在我的床前,畫旁還有我們第一次旅行在墾丁的照片。

  這回,我翻閱了很久沒有再打開的那二本被列印出來保存的e-mail。想到去年夏天我們見面之後,提議把所有存在電腦裡的e-mail列印成冊,我們抱著一堆各印兩份的紙張,趴在你夏日炎熱的房間裡頭,一份一份的確認,消磨了一個甜蜜的午後。

  一邊看著每封信的內容然後哈哈大笑。全都是回憶,每一封每一個字,即使是在一年後的今天想起來都可以令我不自覺的微笑,想著你那時每天下班後在公司裡用著不快的注音輸入法一字一字的敲下給我的e-mail。想著你那時在寄完e-mail後等著我上線透過icq聊天。想著那時我們多期待見面日子的到來,卻一再一再的延期。

  然後我翻到了去年921時我寫的一封信,沒有寄出去的信。

  一封我和你分隔兩地對你一個人在台北而擔心的信。

於是寫下:
------------------------------------------------------------------------------------------------
  想念也許都在分離後
  即使現在向前走一步 也不會到達你的世界
  我只好乖乖的在這端用力發送想念的電波
  隨著風 伴著空氣 趁著夜色 揮去濃霧
  輕輕的將一句又一句的 想你 化做透明的氣泡
  在你醒來的早晨 蒸發在你周圍的日光裡
  跟著你的呼吸 在你的身體裡纏繞

  Didi 不在你的城市的第十二個小時 想你08.10 2000

------------------------------------------------------------------------------------------------

將那已經隔了快一年的牽掛,一起寄給你。

1999年9月21日 凌晨1:47
  在極度恐慌及搖晃中走出家門,在餘震中想著那可怕的一幕。驚醒的時候,在暈黃的燈光中看著房間裡的東西飛離原位。前後左右上下不固定性的晃動,讓我只是呆坐在床上,無助的不知如何是好。 原本以為已經停止,開燈想善後,沒想到接下來的搖晃卻讓我看到電視倒下離原本位子好遠的距離。四處都有玻璃破碎的聲音,停電變成一片黑暗,我已經腦中一片空白,無法思考任何一件事。

  停止的那一剎那,我想撥電話給你,我想告訴你:我好害怕。但是時間的急迫性卻讓我沒有思考的餘地,匆匆的跑出家門,才發現情況似乎比我所想的還要嚴重,我並沒有心理準備要做長期抗戰。天氣突然變的詭異,每次強風吹來,社區裡的房子就跟著激烈的搖晃。
巷子裡每戶人家都站在戶外,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有家歸不得。

  我一直想起你,手機的收訊時好時差,一時間我連絡不到你。半夜驚醒的時候,我想起原本你說晚點要打電話叫我起床聊天的,剛剛跑出家門時,我聽見家裡的電話聲響起。

  疑惑著這難道跟7月30日的全台大停電一樣嗎?全省都地震嗎?你還好嗎? 這回不像大停電一樣,你可以在電話裡陪我直到我睡著,才安心的掛電話,而是怎麼樣我也連絡不到你。
原本,再過幾天我就會離職了,然後準備到台北和你一起生活在我陌生的城市。 這場不在預料中的地震,連絡不到你的無助,讓我好擔心。

  我想告訴你,你給了我一份充滿喜悅的愛。

  直到你打通了我的手機,已是凌晨三點多。一切的擔心就像大石落下一樣,聽到你的聲音,真的好高興。我怕你一個人在台北,不會照顧自己,我擔心著你,其實就像你擔心我一樣。

  餘震有時仍大的讓人害怕,直到清晨5:15,天空才漸漸白亮,我不眷戀昨夜特別亮的星空,因為黑暗令我感到不安。折騰了一夜,直到早上八點多才上樓去稍微整理一下房間,損失的只是些許玻璃製品,但我真正害怕失去的卻是生命中的無價之寶。想起你說要到公司去看看,電話總路卻一直癱瘓中,時間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過,我又找不到你了。那種感覺真是可怕。

  接通的電話,已經是晚上了。我的語氣有點哽咽,我想你聽不出來,我只是擔心。請你為我保重你自己,我也會。而這一切都過去時,我會向你的城市飛奔而去。

  DiDi 寫於09.22.1999外宿學校空地時

怎麼說,這是去年的一封信...純粹回憶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