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玫瑰花刺,向日葵
時間: Thu Sep 14 16:49:45 2000 - Didi


萬 芳 / 需要 作詞:姚謙 / 作曲:吳旭文

寂寞需要一點驕傲 否則又落入自尋煩惱
那沒有答案的問號 只微微笑 轉身不去尋找
再多的解釋沒必要 就像你覺得快樂就好
那不期而遇的微笑 我沒看到 任何遲疑問號
時間改變了 關係改變了 心情的改變卻最難調(熬)
還偶而會夢到 依偎在你懷抱 傾聽著記憶中被需要的心跳
那種被愛的信號 讓我勇敢不少
還偶爾會預料 你忽然也需要 有個人在你身旁傾聽和微笑
這些日子 線斷了 彼此靈魂是否也沉默不少


::::::::::::::::::::::::::::::::::::::::::::::::::::::::::::::::::::::::::::::::::::::::::::::::::::::::::::::::::::::::::


  去年夏天,我沉浸在這首歌裡。連續三天的午後雷雨,傷心咖啡店之歌...記憶猶新,在今天重聽這張CD時,回憶不經意的就出現。

  那個時候,我誤以為這首歌的名字叫做 "寂寞" 。 也許是因為當時的觸角太過於靈敏...
聽到這樣淡淡的哀愁聲音不自覺的就把第一句歌詞的開頭當成歌名。於是不斷不斷的從CD裡頭撥放出來的都是這首歌,在那個初夏。

  我不斷的釋放我的寂寞氣息,就像身上的香水味接觸了空氣之後總是會慢慢淡去,我以為這個理論是對的,可是就像偶然拿起了一件舊衣服卻突然發現香水味依然淡淡的存在於某一條纖維裡頭,於是寂寞還是寂寞。

  世界上沒有絕對強效卻又可以不失原來樣子的洗滌劑,即使有,只要洗過也不會是原來的樣子,外力的介入改變了某種因子,但在改變過後你就不再是你自己。 但是你不會發現。

  不會發現自己改變了習慣,在某個時刻仰頸盼望著誰停留在你的窗前。
  不會發現自己不再討厭雨天,而在雨後的街道上用力的呼吸著被雨水所釋放熱空氣。
  不會發現自己無意中收藏著的,輕輕放在心中的一處回憶。
  不會發現生活裡早就被另一個影子所佔據,還慶幸著自己活的自在。

  需要本身就是一種寂寞。我需要,所以寂寞。太繞口令的話我不想說,因為太懶的思考,所以寧願活的單純。但是我需要大量的,源源不絕的,愛。因為一直伸著手期待著你給我養份,我變成向日葵。向日葵跟著太陽轉動自己,我也跟著你頻頻打轉。

  偶爾你給我一個微笑,我迫不及待的將它收藏,當它通過我的心臟,轉化成我的動力之後,屬於你的海洋暖流就在我的身體裡圍繞。於是可以夏天清涼,冬天溫暖。

  幸福在一剎那間,達到頂點。

  偶爾發發脾氣,陽光消失。我就像黑夜裡的向日葵一樣的垂頭喪氣,遺失了我仔細收藏的動力。那個時候的我,真的好寂寞。明明想擁抱,明明想撒嬌。明明想和好,明明是我錯了。我卻驕傲的用著高姿態,強忍著心裡的自責撐著自己的外表不認輸。

  當玫瑰花的刺生長在向日葵的花梗上時,不僅僅陽光要退避三舍,連我們彼此都無法靠近。害怕一受傷,就會再也不敢接近。於是彼此觀望著,小心翼翼地丈量著距離。

  於是我說,我大概是在生氣的時刻會長出玫瑰花刺的向日葵吧?不是為了保護自己,卻是為了傷害你。因為需要太多的愛,於是引來了叫做寂寞的惡魔。硬是將我的心蒙蔽,我以為我還是我,卻看不見其實我改變的內心。原本應該用來防衛自己的玫瑰花刺變成了阻隔我們之間的河流。

  於是我反覆,溫柔的向日葵和長著玫瑰花刺的向日葵不停的替換著。像是白天和黑夜、天使和惡魔。

  寂寞的話語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抹煞前一分鐘的幸福和快樂。情緒的變化,像是沒有預警的暴風雨,夾帶著大量難以清洗的怒氣泥沙和些許的狂亂暴風。

  你不會試著伸手拔去向日葵身上的玫瑰花刺。因為等到我弄的自己混身是傷時,你得打起精神來細心的呵護我。讓我在陽光下,變回只是跟著你打轉就感到幸福的向日葵。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