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寂寞文字
時間: Fri Sep 29 19:43:52 2000


  我有太多想說話的慾望,不是用文字就可以解決。而且最近,我在我的文字裡看見寂寞。我寫著一篇又一篇像是投入大海的文字,連掉下水的回音都沒有。

  一字一字的,在我回頭再去閱讀的時候,他們都在告訴我,好寂寞。

  因為沒有被你閱讀。

  文字的世界裡空氣變的混濁,是寂寞。而我的空氣裡滿滿是你的所有,是愛情。 即使愈來愈多的人在不同的城市及國度裡閱讀著我的愛情、我的心情,可是那種想要可以完全的被傾聽的慾望卻是一點也沒有減少。突然在不成眠的夜裡頭,變成了張著血盆大口的怪獸想要將我吞噬,於是我掉進了一個令人迷惑的漩渦,即使想走出去都找不到立足點。

  我是,天都亮了卻寂寞的睡不著的DiDi。AM05:30聽見音樂愛情故事裡的音樂,寂寞的快要死掉。正在享受,連上網也找不到有人可以分享的感覺....聊天室裡寂寥的掛著十個人的ID,bbs好友名單裡有132人,可是除了我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在線上,icq裡的名字都沉睡,為什麼我卻清醒的在天快亮的現在呢?

  " 爭執是愛情裡的缺陷美,如果哪一天沒有了爭執,愛情就開始變的無味。 "

  這句話,是在音樂愛情裡看到的。可是說贊不贊同其實都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只不過是想讓愛情保持鮮綠,像晴天裡的草原一樣的清新,風一吹彷彿都可以聽見假想的海的聲音。
說著說著,天就亮了起來。

  我懷念以前遇到了問題就矇頭大睡的駝鳥方式,睡著了似乎就不再有任何的煩惱,什麼事等睡醒了再說需要多一點灑脫的氣慨。可是為什麼我遺忘了那種氣慨?遇見問題的時候,要我睡覺比登天還難了。我以為見到天亮了,可以安心的睡覺,因為離你的時間距離又縮短了不少。

  可是愈往前進,我怎麼反而愈害怕?怕一睡著醒來,很快的就要見到你,忘了怎麼跟你say hi,忘了怎麼跟你擁抱。忘了所有的所有,因為短短的幾天裡我的心裡出現了好多好多的大問號。

  我害怕在擁抱的時候你沒有說想我,我也害怕在親吻的時候發現原來你不曾發覺我離去會帶給你寂寞,甚至害怕一見面就再也不想離開的可怕慾望。我害怕你在睡前沒有好好的抱著我說晚安,我害怕你沒有摸摸我的臉說好久不見。其實我害怕的只是自己內心的推測沒有一一實現。

  於是我失落,掉落到見不到太陽和微風輕吹的這個世界。

  我只是想說話,想被傾聽。
  我只是想要用力的愛著,也感受被呵護的味道。

  我只是一字一字的敲著鍵盤,說著重覆的話,發送著相同單調的頻率。然後鳥兒在我的窗前清脆的叫著,關掉燈可以感覺到剛出發的陽光正往這個國度的天空走來,如果這個時候走在空曠的大草原裡應該是要赤著腳轉圈大叫還是要靜靜的躺在草地上仰望著天空呢?

  我始終不了解,你是不是有透過我的文字接收到我的訊息。我開始懷疑,我只是在自己的想像世界裡居住,依靠著電腦打著一封又一封的求救信給你,卻始終沒有見到你騎著白馬往我的城堡而來。於是我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拆解,往下丟到我的護城河裡頭,聽不見文字掉落的聲音,像是在半途就被風吹走,卻掉落到草地上落地生根,然後長成一株株的蒲公英。風一吹,又往下一個旅程前進。

  在我的電腦裡比較寂寞?還是被我丟入我的護城河裡比較寂寞?或者變成蒲公英被風吹到另一個城市裡比較寂寞?

  我的文字說:寂寞就是寂寞,到哪或變成什麼都是寂寞啊!

  天完全亮的時候,我結束我的幻想。我在電腦這頭,等天亮、等想睡覺、等坐車、等著回台北、等著見到你。距離你只有剩下十二個小時的時間距離

  等著你讓我和我的文字都不再喊寂寞。


  寂寞的DiDi寫於09.24 AM06:13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