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星期六約會去
時間: Sun Oct 8 16:42:00 2000 - DiDi


2000/10/07 星期六

  很突然的發現這個星期並不是週休,而凌晨五點還因為睡不著躺在床上發呆的我只好再
爬起來吃一顆幫助睡眠的藥。

  早上九點半,你在按掉鬧鐘後無意識的驚醒,我的藥效還有作用,所以昏沉沉的只對著
正換好衣服的你伸出我的手掌,嘴裡說著我五點才睡,不過你只說快睡吧,就趕著去上班。我猜你是以為我在跟你say bye bye 吧。

  中午起床的時候,以為你雖然只上半天班但是應該還是會滿晚才回來的吧,於是我開了
電腦,看到你icq online,在還沒準備跟你打招呼時你就Q我說你要回來了,一句話對我像是天降的恩賜。

  你:走唄,我們去吃好吃鍋貼,然後去明德春天找妳要的鞋鞋囉。
  我:真的啊??用走的嗎?
  你:對啊,散步ㄇㄟ。

  於是我們出發,在7-11前等著綠燈過馬路,經過加油站,順著騎樓走著,看著天橋上的人
和路上的車,研究著哪家店又倒了,而哪家店又換新產品了。我記得才前幾天我才抱怨著跟你逛街都空手而回,一點也沒有逛街的樂趣,因為你不會幫我挑衣服,不會跟我看些無聊的飾品。

  在等待穿越斑馬線到明德春天的時候,我想著這個問題,但卻很慶幸著至少你是個比我還勤勞的人,你還會拖著懶得走路、而且因為沒有固定收入而不能大刷特刷的我去逛街。

  在二個小時的閒逛完之後,天已經變暗。

  我:ㄟ,我們去喝咖啡好不好?
  你:好啊,去哪一間?
  ...............................
  你:丹堤?
  我:哪邊沒有氣氛.....
  你:那我們走遠一點,到真鍋好了。
  我:哇塞,很遠ㄋㄟ。
  你:散步,老婆婆∼

  於是我們走過明德春天前正在施工的捷運工地,走過忠孝東路跟松山路口的天橋,再沿
著忠孝東路一直走,邊走天色邊暗了下來,經過了我們家的巷口,直到走過了熟悉的辦公大樓,開始走著我們不曾用腳走來的騎樓。

  直到真鍋咖啡店前。

  已經算是晚餐時間了,人少少的正合我意,昏黃的燈光,沒有全面禁煙真是可惜。

:::摩卡冰沙&咖啡冰點:::
  摩卡和香草冰淇淋的甜膩,椰子香和純咖啡的苦澀。那種感覺像是第一次約會,於是我
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我們在淡水的第一杯咖啡,漂浮的冰淇淋一下子就被我吃完,笑僵了的臉和走累了的腳,回想起來還是屬於甜美記憶的一部份。

  我:我們這樣好像在約會哦。
  你:很棒吧,以前每次去誠品說要帶妳去喝咖啡妳都不要。
  我:我以為現在和你再去喝咖啡沒有那麼浪漫了ㄇㄟ。

  提著你買的書,再散著步走回家,這個星期六充滿了約會的感覺,甚至在剛在真鍋坐下
來時,我也是裝羞澀的對你微笑說:你好,初次見面。你也很配合的笑笑並沒有煞風景的回我一句亂七八糟的話。

  也許,約會差不多就像這個樣子吧?

  手牽手的走著希望不會到達目的地的路,提在我手上的袋子因為你怕太重而搶去自己拿
,因為手臂酸痛而轉而掛在你肩上那看起來不搭調的我的紅色包包,還有在過紅綠燈時你小心翼翼的幫我看著兩方來車的模樣,最後是在咖啡店裡因為被燈光迷惑的戀愛氣氛。

  嗯,什麼時候我們再來約會呢?你說著,每個星期都來約一次吧,下次就來個下午茶約會囉。我的味蕾已經出現了起士蛋糕,和飄著咖啡香味道的昏黃空間。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