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說說感想或者寫e-mail來給我


標題: 換季
時間: Oct 21 13:18:03 2000 - DiDi


  Icq message:
  我:今天好想你。
  你:晚上來去喝咖啡約會吧?

  莫名的覺得沮喪,想要有你在身邊可以抱一抱,你提議等你下班去喝咖啡約會, 其實我只是想要好好的抱一抱而已,持續一下午的沮喪心情不知道要放到哪裡 去,走出去覓食才知
道今天的天氣似乎更涼了一些,該替你拿出秋衣來清理清理好應付這詭異的天氣,撥接上網傳送icq message說我想念你,也許就像是小小的向你預告了我微笑裡的暗暗色彩。

  為什麼突然覺得沮喪起來,做什麼事都沒有勁呢?
  為什麼突然變冷,美麗的夏衣 都要陸續的收藏起來等待冬眠呢?
  為什麼從下午就一直惶惶不安的望著時鐘算著離可以見到你還有多久呢?
  為什麼像遊魂一樣的倒水喝水坐下站起,找不到定位呢?

  我跟著大自然在換季,當這個城市的太陽不再熱情而我跟著躲在陰暗的光影下, 隨風擺動。我在等待冬眠嗎?會不會像蛇一樣脫皮重生?還是會一覺不醒直到春天的陽光來到?還
是我只是想太多了,其實只是心情換季罷了,不需要換一顆心或者是冬眠,只是想你讓我緊緊的抱著也可能會沒有設防的讓自己大哭一場。去年的這個時候,剛到你城市來的我,對著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商家還有陌生的生活習慣,一個夜裡再也受不了的坐在你的膝上雙手攬著你的脖子嚎啕大哭。 我說著覺得自己好差勁,自己什麼都不會,沒有朋友在台北好孤單。唯有你的手在輕輕的拍著我的頭或我的背時,讓我的哭泣跟著你的手的節奏慢慢的緩和下 來。

  當心情上的壓力超過一切的時候,唯有好好的哭一場然後睡著好覺才能得到抒解。

  但是再也沒有辦法回到以前,當心情不好的時候窩在被子裡一覺到天亮就可以沒事了,反而是夜裡靜靜的躺在床上一堆問題就直接從腦海裡撲過來。我沒有招架的能力了,已經不擅長哭泣,也不擅長在生活裡尋找其他的快樂來抹滅這些擾人的干擾情緒。一但變灰了,就很難再調回彩色。

  我說過呢,你是我的調色盤。

  給我戀愛的粉紅色,想念的火紅色,傷心的灰色和幻想的藍色。生命裡的色彩都 是你給我的,於是我在這個變冷的季節裡褪回了灰色,伸著手向你求救要些色彩裝飾自己。

  Icq message:
  我:去哪喝咖啡呢?
  你:快忙完了,等下就可以去了。
  我:其實我只想要一個溫暖的抱抱......
  你:那沒問題 ^_____^

  於是,下了線,遠離了網路。

  見不到ICQ裡綠色的小花也就不知道你是不是還在線上?於是一字一字敲下想念,一字一字灌入期待。拉長耳朵仔細的聽著屋外樓下的車聲,迫不及待的想要 在聽見你回家的車聲時
赤著腳跑到陽台去跟你揮揮手,然後再跑到門口等你進門馬上撲到你的懷抱著說:真的好
想你。

  距離分別還不不到十二個小時的想念難捱,更別說如果我們要分開十二天、十二 個月或者更久十二個冬天?真是殘忍的想像。

  快回來吧!我的心情正在換季,別錯過了清倉的機會,我想要好好的透過你的抱抱把自己變回彩色,然後迎接冬天。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