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 網路37℃~(1)傻瓜烘培機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當地球成37度的時候...
火星和金星是在同一條線上...
為了尋找火星上沒有的元素...他到了地球..
為了尋找金星上沒有的情緒...她到了地球..
此時網路溫度37℃..
發燒狀態中........



1999年記憶的開始,是寒冷的春天。
多變的天氣似乎讓我的腦袋也有些許不清醒。
彷彿冬眠初醒般的完全沒有知覺。
在經過大掃除之後,無意間翻出了一張光碟。
每個月隨著雜誌贈送來的光碟通常都得經過一段隱居的日子, 才會被身為主人的我發現它的用處,原來不止是在我的CD架裡愈疊愈高這個功用而已。

" 一個只要按按滑鼠就可以做好網頁的軟體 " ?

真適合我這種毫無技術性的懶人.. 翻出當期的雜誌來玩玩吧~
個人網頁正興起,遇到我這種沒有絲毫概念的讀者來說無疑是個受歡迎的工具。
一步步的上傳了自己的照片,和簡短的幾行字、還有我最愛的小熊維尼當背景。

書上說要讓自己的網頁發揚光大.. 雖然有點懷疑有這個必要嗎?
但我還是依書上的指示往下做.. 所以我到了kimo分類看板登錄我的網頁... 何謂登錄??
其實當時並不很清楚.. 即使在我填入自己的介紹及資料送出之後,
我也萬萬沒想到自己正步入另一個新世界。

收到了幾封陌生的e-mail,終於知道那是個交友天地。
原來我把自己的網頁登錄在kimo的筆友看板裡了... 而且還誤填了自己身在歐洲的資料...
這個烏龍擺的還真大!
並且在個人介紹裡說了我是個喜歡自言自語的人,心情好時可以一個人畫畫。
一個人對著自己說話........
毀了,這似乎意謂著我在告訴別人「我很寂寞」?

回了幾封簡短的e-mail之後.. 以為我在歐洲的"有心人士"便集體消失了..
因為我並不能滿足他們所想要知道的歐洲訊息~
而" 諒解 "我其實人在台灣的網友們也開始和我展開真正的" 筆友會談 "~

讓我想起了自己高職時代也寫過一堆的信件.. 和所謂的"筆友"維持了近一年的通信...
自己是個愛寫信的人,滿滿的箱子裡是分門別類過後的信件。
在發現電腦打字的快速之後,那個滿滿的箱子便鮮少再有新貨入庫了。
而那些以前每封信都厚實的很的筆友,也早隨著時間和空間各自消失了。

於是,對這些從kimo看板而來的新朋友我感到相當的重視。
雖然一開始我總弄不清楚誰是誰,要回的mail有點多,讓我有點混亂!
但是一個人的生活,是有些無聊。
上班、下班、睡覺、起床..........每天重覆著不能避免的行程,是有夠無趣了。
上網變成了每天回家必做而且是唯一專注的事情。
只是,除了在剛抱回電腦的那個暑假認識了一些還在就學的網友,
可以沒有時間上的考量,幾乎一上網就可以找到人聊天。
但在暑假結束後,我又變成了一個到處遊蕩的網路人。 只是因為厭倦了在bbs上大家一慣的發言詞都是: 幾歲ㄚ??住哪勒??還在唸書嗎??有沒有男朋友ㄚ??

我幾乎衝動的想做一個名片檔將這些題庫都丟進去,想call我的請自己先看一遍再來!

我開始努力的回mail,努力記住每個人的名字和談過的事情。
發現這是個很棒的事情,我有了許多的新朋友。
沒有在bbs上談天的那種固定發問語;只是談著自己的生活、分享對方的生活。 或許因為看不見,在言語上就沒有保留;暗戀的人如何如何、公司的情況又怎樣、 房東的貓老是纏著不放...等等。

除了當上了愛情顧問之外,我也變成了心情回收筒。
於是只要下班就往電腦前跑,其他的事幾乎都停擺。
諸如此類的事,都非關愛情。

Ben一向都不愛讓我玩電腦,對他而言我有了電腦就不再有他這個男朋友。
從我學生時代和同學們一起沉迷在BBS時開始,他就認為電腦是他最大的情敵。
當我們離開學校,而他必須去盡國民義務時,一切都還很好。

下班後的時間,我從BBS到各網站之間流連,然後玩起耗時的RPG遊戲。
一切都只因為自己太過空閒。

Steven教我學會用icq,他是我們高雄營業部的sales。
我們在公司的綠島旅遊中碰面。
因為他說著想請調到上海籌備處,因此不打算在台灣交女朋友以免擔誤女方。 所以我很放心的和他稱兄道妹起來。 他親暱的喊著我ㄇㄟㄇㄟ,透過業務上的連絡我們每天都交談。
直到一次我在上班的路上出了小車禍,他急的從高雄開車到彰化來。
看到一身黑青的我,等我下班又趕著帶我到嘉義去拜拜。

那陣子steven常在新營休息站支撐不住而睡著,穿著沒換的西裝再趕著回高雄上班。
不經意的在公司中遇到時,我們還得為了避免流言而假裝不熟。
突然變的不再那麼單純,當他問我是當哥哥好還是情人好?
那一夜我們站在八卦山前,看著昏黃的燈光。 似乎連我們之間都變的模糊起來。
我還沒來的及去思考這個問題,steven就從我的生活消失,他的業務由別人接手。

過了不久他離職、換了手機號碼,徹底的沒有蹤跡。 一切的變化都太快,在他知道他是無意中介入了我和Ben之後。 他真的就果決的從我的生活中離開。 不再有關心的電話和公司中看似不經意,其實卻藉口出差來看我的情況。

有人說,情侶千萬不再去八卦山前,即使改造後變的浪漫異常。 過去的一起殉情事件已經讓它變成了分手聖地。 巧合也好,緣份也好,畢竟一個月的時間是不能看清太多也無法決定太多。 我卻意外的發現自己其實是默默的任由他的情愫增長也不曾去阻止。

沒有人會相信有個男人三天二頭的從高雄開車上彰化卻只把妳當妹妹看待。
這個道理我想我並不是不懂,只是不去承認罷了!

Ben在我的日記裡發現一切,認定了我出軌。 我想我是出了軌,我的靈魂就像是找到應有的去向,雖然那不會是steven。 但我卻知道那也不會是Ben。 生活奇妙的地方就在於你不知何時會找到自己的生活目標。 Ben幾乎絕望的要我把日記裡有steven的部份全部毀掉。 對我而言即使非關愛情也是無比重要的回憶,但我不再寫日記。

我妥協。
以同樣立場看待,我也許會更歇斯底里吧。

我和Ben的感情急速下降,就好比雲霄飛車一般。
即使是在steven之前,我早該發現自己已經不想要這段感情。

覺悟往往令人心碎,抉擇則讓人往往說不出口。

在我發覺那片改變我人生的光碟時,我以這種矛盾的心情和Ben渡過了半年之久。
經過Steven的事情後,我竟然發現我的生活根本已經沒有愛情這名詞存在。
Ben對我愈來愈好,以防類似steven的事再發生。
而我根本已無心,我只想知道我想要的在哪?

最重要的事是發生在我重新裝上icq後的第二天...
那是個有著溫暖陽光的週六午后。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