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 網路37℃~(2)user is online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1999年2月5日,週六午后。
陽光溫暖,有點脫離冰冷季節的感覺。
雖然晚上有個約,還是在中午下班之後找個空檔上了線......
看看我的信箱裡今天又有什麼新鮮事。

過了半年之後我重裝了icq,偶爾我會用steven的e-mail帳號來search他的icq號碼。
可是我沒有勇氣將他列入名單之中,他既已徹底的離開我的生活,我也不該再打擾他。

一個突來的訊息聲,傳來了message~

  good afternoon~
  i am mars...
  ~~~~~~~~~~~~~~~

於是我的icq名單上有了第一個好友,mars。
雖然我沒有馬上認出他是那個在凌晨四點半發e-mail給我的人,即使還不適應用icq聊天。
卻在這樣子的來回對話中,找到了談天的樂趣。
訝異著美好的週末,怎麼他還在苦命的加班呢?

web design...是他的工作。
就在我誤闖進去登錄了自己網頁的kimo裡, 有著一個屬於他的位子、他的電腦、他的工作。

生產管理..是我的工作。
每天忙著和業務接洽事宜,和客戶協調交期及注意事項。
還有那煩人的報表和雜七雜八的事情,常常壓的我想要逃跑。

於是,我喜愛和mars聊天。
覺得彼此像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一樣。 我嚮往他的生活,即使我所知的只有他的工作。
那是一種沒有理由的引力,就是硬把我拉過去。

彼此的e-mail仍持續著來往,談著發生的趣事、或心情的變化、讀過的書和看過的電影、聽過的音樂。 好像八百年沒講過話一樣的猛寫。
一封接著一封的mail,變成了天天的期待。
沒有人可以和我在談話裡契合的連我自己都以為我們是認識許久的老朋友。

記得在初識的時候,到他的網站去拜訪,在個人介紹欄裡看過一次photo。
僅只一次,因為某種理由照片後來被他拿掉了。 即使我腦海裡沒有他明確的影像存在,漸漸的我在他的icq message裡, 我看到了屬於他的微笑。

  : )

一個在網路上通行的符號,我卻可以想像他在對我笑著。
這樣看來,是病的不輕了吧 ?
慣性的在出遊時,心中一直惦記著我的電腦。
當然我掛念的不是電腦這個東西,而是靠著電腦連繫的mars。
像上癮一般的吸取著他e-mail裡的一文一句。
習慣了用icq,而且和mars有著一份默契,每天晚上的六點半我會準時上線。 那是在下班回家梳洗過後、餵飽自己、然後和家人看個二十分鐘的電視之後, 每天所固定要做的事。

就像吸毒一樣,時間到了沒毒可吸時說不定會毒發身亡!
於是我必需天天準時上線,開始一天中唯一一次最密切的交集。 準時的程度連我自己都訝異,甚至不用看時間。 當我上線的時候,時間都在六點半左右。 若要說是我的心理時鐘作祟的話,那也未免太巧了。

icq的名單裡漸漸擁擠起來,我只對mars設定了上線通知。

  user is online...
  ~~~~~~~~~~~~

簡短的上線通知,卻讓我緊張異常。
聽到這句話我可以知道mars還在線上。
我下班,他加班。 一來一往的message,雖然總會有點delay。
但我卻發覺mars是個滿幽默的人,雖然他一直在強調自己是個很呆的人。
我卻不這麼以為,因為我總因為他的回話讓我一個人忍不住的在電腦前笑的停不了。

雖然對著電腦傻笑是很愚蠢的事情,我還是做了這種笨笨的事。

那段時間裡,我和Ben維持著很平淡的關係。
充其量只是彼此都還找不到明確的理由來提分手。
在一起二年半的時間裡,我一直記得第一次以他女朋友身份去他家拜訪時。

事後他跟我說他爸對我的評價很好,我的感覺卻不是。
女人的第六感有時也不是單單為了自己的不安全感。
等他說實話時,我早已有心理準備。
也不是反對,只是他們已經認定了我們之間沒有未來。
也認定了Ben跟我在一起會改變了他自己的個性。

每每Ben放假時,甚至還得對自己的去向撒謊。
我變成了隱形人似的。
沒有分配自己假日的權利,長假就得和他回家,一天的假期則是屬於我和他的休閒日。

直到遇到mars,好像生活裡多了點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時間。
不知道我在其他的事情上有沒有這麼有耐心?
和mars維持著幾乎天天在icq上碰面的習慣,那陣子他正準備著自己的新網站~ 我們在寒冷的夜裡透過icq彼此加油,但也非關愛情。
從來不提及愛情。

文學、電影、路上的景致......
我們就像在寒冬的夜裡彼此取暖般的傾訴看似無關緊要的感受。
我們的交談滿足彼此白天在工作上的繁忙和不順心。

這段線上的聊天時間,大概比我一天所講的話還要多上十倍不止吧?
他總是親切的在icq上喊我「didi」...
我喜歡他這樣叫我,像是一個專屬於他的暱稱。

我就像是迷路。
就像走在沙漠,迷路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卻突然發現沙漠中的綠洲,找到水源解救了我。
原來,發現綠洲才是我迷失浩大沙漠的用意。

有一次,我沒有看到mars的icq online。
想起上次談完了一本書,於是到書櫃裡東找西找的翻出一本可以和他分享的。
有點想研究他的個性,於是我無所不用其極的翻起了星座書。
卻又覺得星座的解釋似乎太過大眾化了。
於是我開始每天一封解釋新十二星座的e-mail,copy自小野的一本書。
想知道在另外一種註解中,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天貓..天鴿..烏鴉..蒼蠅..鯨魚..天鷹..
 顯微鏡..時鐘..圓規..天琴..船帆..羅盤..
 ~~~~~~~~~~~~~~~~~~~~~~~~~~~~~~~~~~

我告訴他說,我是鯨魚星座。

 鯨魚的語言是單調而重覆的,可是卻可以千里傳音~
 鯨魚是一種孤獨的動物,向外放送著堅定不移的頻率。
 只要你接收到了,她會是一個很好的情人。
 因為她很單純,要的不多。
 不一定要太多的禮物,只要你全部的愛~
 愛的簡單、愛的堅定,但是要全部!!

 ~~~~~~~~~~~~~~~~~~~~~~~~~~~~~~~~~~~~~~~~~~~~~~~~

是啊,愛的簡單、愛的堅定,但是我要全部。
原本是不該提及愛情的,我知道任事一但涉及了愛情都會有變掛。
但是卻無法讓自己心中的問號一直存在著,我想我是喜歡句點的。
句點代表結果。

然後,我開始等待,看他自認自已是哪個星座?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