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網路37℃~(3)海龜星座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在一次的e-mail裡,我說出了自己所期望的戀愛。
長長的一篇mail裡,唯有這二句話讓mars傷腦筋的說他
要去重整他的大腦硬碟。

 didi希望相愛的兩人可以在同一個城市...
 可以在想笑的時候,看著你笑。想哭的時候,抱著你哭。
 ~~~~~~~~~~~~~~~~~~~~~~~~~~~~~~~~~~~~~~~~~~~~~~~

和Ben長距離的愛情,使我對自己的愛情世界存在著這種理想。

收到他說要重整硬碟的簡短mail時還不懂,我說錯了什麼?
卻在這個時候發現,短短三個月的通信卻讓我們之間起了莫名的情緒。
即使是一句話,也可以造成莫大的波動。

我在早晨的e-mail裡看到他簡短的寫著要重整硬碟。
那是個下著大雨的早晨,我的心裡卻比外頭的雨勢還要澎湃。

原來mars介意的是,在同一個城市的事。
因為我們正分別處於兩個不同的城市。
我有點疑惑,因為我們倆的反應都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呢。

在我辛苦的解釋完新十二星座之後,mars的回答卻有點令我晴天霹靂。
他自創了"海龜星座"~

海龜星座:

  這種星座的人對感情的事是非常小心的、也相當遲頓。
 但是,當他遇到喜歡的對象,他會非常的執著、勇往直前。
 只是,這樣的個性往往都會受到挫折。
 當他們受挫時,總會躲在厚重的龜殼裡頭。
 ~~~~~~~~~~~~~~~~~~~~~~~~~~~~~~~~~~~~~~~~~~~~~~~~~~~~~


這個星座的故事是這樣的......

 「笨海龜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老套了)
 笨笨海龜背著拙拙的殼在茫茫大海尋覓著...
 美麗的熱帶魚...妖豔的珊瑚...並不是牠最想要的
 (當然...鯊魚...牠是連想都不敢去想的)

 獨自流浪了好久...始終都沒牠喜歡的~~
 一天...牠游到了岸上...(一個牠從未到過的沙灘)
 牠發現了一個住在岸邊的小女孩正在沙灘上撿著小貝殼...
 笨笨的牠緩緩的爬過去...跟她搭訕聊天起來了...
 聊著聊著...笨海龜越來越越喜歡這樣感覺了...居然捨不得離開...
 但是...如果不回海龜家吃一種特殊的海草的話...海龜就會掛掉
 於是...海龜只好哀怨地游回深海裡頭...
 
 第二天...第三天...
 海龜都會游游游....游到岸邊...去找那個女孩...
 就算只有1個小時..2個小時...牠都很快樂~~
 有一天笨笨的海龜感覺到~~生活在岸上女孩的身邊不乏追求者...
 而牠...因為海草的關係只能在海的另一端...哀怨的觀望著..
 突然間,牠開始害怕...那一天...當牠游到岸上...女孩不見了
 他又得孤獨地躲回深海裡...

 ~~~~~~~~~~~~~~~~~~~~~~~~~~~~~~~~~~~~~~~~~~~~~~~~~~~~~~~~~~~

說實在的,我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去正視心中的這份感覺?
時間是五月,五月一直是容易令我遺忘的月份。
卻因為笨海龜的出現而讓我計較起時間的長短。

我在懷疑著是不是文字所帶給我們彼此的錯覺?
深怕連面都沒見過的我們因為文字和言語的虛幻而多了太多的想像。
仍然持續著e-mail的往來,不再只是寫讀書報告了。
每天每天寫著自己的生活,常常在想到某件事時再補寫一封。
我想,那種心情就像是對著自己所喜歡的人,不論什麼大小事都想和他分享的感覺吧~

好像,是戀愛......?

戀愛?這個想法驚動了我自己。
我在和他談戀愛嗎??我在看著往來的e-mail時這樣問自己。

mars在去看了美術展後偷偷地寄來了一盒包裹。
我在收取文件時收到這盒包裹,興奮的心情指引著我的手打開它。
有著一條"玉璜項鍊",在古時候是吉祥的表徵。
那一陣子裡,我總是很難入眠,夜晚常在惡夢中醒來。
我無法去想那是因為潛意識的抗爭或是?

透明試管裡的綠色信紙寫著簡短的幾句話,我看的最多遍的
卻是在末端的那一句:

 綠色的試管裡充滿來自mars的思念~
 ~~~~~~~~~~~~~~~~~~~~~~~~~~~~~~~


是嗎?來自mars的思念?
我想我接收到了,不止接收到了,我也不再疑惑自己的感覺,
不認為自己得了妄想症。
充份的了解了這長久以來的不安,原來是來自於自己的不敢承認。

我不敢承認自己戀愛了。

而和這個對象居然未曾謀面,即使天天經由網路彼此了解了三個多月。
我不敢承認自己因為他而牽引著心情波動。
更不敢對Ben承認我找到了該去的方向..
只是我們必須先讓彼此完全自由。

這份禮物讓我想到了"瓶中信"這部電影~~
將心中的思念,放入瓶中隨海漂流~~
不曾期待有人看見,只求心中的思念可以隨水流遠去嗎?
顯然不同的是,mars的心我似乎看見了。
不止看見了,我也開始正視自己心中那小小的聲音!

說是愛屋及烏也好,我開始只上kimo的bbs。
而自喻是從火星來地球的mars,在我轉移陣地到kimo的bbs之後,也開始增加上bbs的次數,尋找我散落在各大討論區的心情變成他工作之餘的娛樂。

很多時候在我們icq聊天的時間裡,mars都忙的不可開交。
我沒事就晃著bbs裡的各大討論區,寫著自己短暫而來的心情。

我想,我還在掙扎,期待經由別人的回應來告訴我該怎麼做。

有一次偶然的在bbs遇到他在線上。(這是很難得的)
第一次call他進聊天室,沒用過bbs的他還摸索半天。
那種感覺就像是兩個人面對面的對談,"緊張",是他當天的感覺。
看著聊天室裡他的文字一字一字的出現,那種感覺很是奇特呢。
雖然我們在很早之前就已經交換過電話號碼,但總是不敢輕易的撥出那些數字。

透過電話線的我們,只會緊張的連講話都結巴。

我很高興mars可以把尋找我在bbs的文章當成他的娛樂。
Ben向來對我寫的東西沒有興趣,當我將在bbs裡寫東西的事興奮的告訴Ben...
他是興趣缺缺的,我知道他當我在玩家家酒般的......
他沒想到我正是和他分享著我的生活。
然而這分享在他的世界裡卻是不可接受的。

mars以火星人自居,來地球尋找火星上所沒有的元素:那就是愛。
那我呢?現在的我該尋找什麼?
我的生活因為mars的出現而更明顯的知道我在愛情裡少了許多東西。
原本沒發現也是就這麼的過了兩年半。
我可以這樣再過幾個兩年半呢?

我想起在學校裡的最後一個生日會。
和Ben因為聯誼而認識,拖拖拉拉的過了一年後...
在我的生日會裡我有預感他會表白。
一群人生活在一起的壞處就是沒有太多的秘密,總是有些許風聲。
生日會在期考最後一天的晚上,會場從自家的火鍋會到KTV最後轉到黑暗的河堤。

一大群人在KTV裡嘶叫著直到元旦的來臨,其實我卻突然的覺得落寞。

在河堤上,大家拿著蠟燭聊著不著邊際的話,催促著我和Ben要各自帶開。
遠處點點光火是朋友們的燭火,我和Ben是這樣正式在一起的。
大家都覺得鬆了一口氣,總算如他們所想的結局一樣。
我沒有想過我想要什麼,因為Ben對我算是溺愛的很。
他對自己苛刻,對我卻無比寬容。

他對我的好總是被朋友們掛在耳邊不時的提醒我。
我以為我會這樣和他一起過下去了。

文字容易洩露一個人的秘密,我自以為是的隨意的po。
不經意的成為習慣,藉著bbs說著似有若無的想念...
不論是對mars或對Ben。
很多很多我想知道答案的,我把它化為文字。
在寫的過程中思考著,想著我自己到底是怎麼了,竟會模糊了方向?

在六月即將到來之前,持續著模糊的感覺。
沒有人願意去說破,深怕一不小心,就失去了這種感覺。
很多時候,在我沒把握的時候都寧可選擇沉默。
而我沒把握的理由,是因為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追求自己所要的。
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結束和Ben已經平淡、卻耗去他相當心血的感情。

直到六月。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