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網路37℃~(4)六月是想念的季節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那種惶惶恐恐的心情,好像自己是在做壞事一樣,想念對方的心情就是那麼自然的產生, 但要說出口卻是那麼的難。
有時候我們會在bbs裡約會,看著key出來的字在營幕上閃過。
講著一天發生的趣事和今天的心情。
不是沒有電話號碼,卻總是不隨意撥動電話按鈕,沒有所謂的神秘感或是害怕什麼的, 只是透過電話線緊張的成份太大,有時徨徨不知所措的就會匆匆的掛了電話。

然後懊惱。

直到,有一陣子mars總是在到了公司後發簡訊給我,說他又睡過頭了,決定雇用didi牌morning call。不常用電話連絡的我們,開始每天早晨的早安會報~
等我到了公司,八點到八點半之間再撥電話叫他起床~

我很喜歡這段短短幾分鐘的時間,每天第一個和他講話的人都是我。
即使在忙的時候,我只能匆匆的跟他說句早安便掛線。

後來我們有過一、二次的長談,透過電話線直到清晨。
因為e-mail裡提到了他過往的愛情及我仍陷在裡頭的不自由。
我們談論起距離對愛情的傷害,小心翼翼的互相打探著過往的愛情。
說好了要無所不談的,我卻一直呈現呆滯狀態,關於那曾經的或過去的一切,似乎都變成哽在心中的陰影。

不是距離帶來的疏離,也並非時間將感情淡去。

因為和Ben的糾葛尚未理清,界限並未很明顯。
我時常接到Ben打來卻不怎麼說話的電話,不論是愧疚或心痛..
也再開不了口。
分手兩字就像橫梗在兩人之間的洪流一般,變成永恆卻看不見的距離。

但我開始愛上了他的聲音,睡前我都希望可以聽到他說晚安。
但我卻常會望著它而不敢撥出那個我己背熟的號碼,就好像鬧著脾氣的情侶, 彷彿誰先撥了電話就代表誰先認輸了!
如果我的勇氣足夠,要我先認輸,承認自己被他所制約。
那又何妨呢?

六月是笨海龜的月份。
理所當然的,他許下了自己的六月願望~
其中之一是:"希望笨海龜可以和小女孩見個面"。

先前,我一直都維持著" 網友就只是網友 "的原則。
因為聽過許許多多的傳聞:似乎,網友一突破了在網路上的界限,見面就好像變成兩人關係的停止點。 何況,我並沒有遇過真正讓我想約定見面的。

而且,我還不確定我要那麼快再談一次戀愛!

  喝個下午茶吧?....mars說..
  哦?那我得盡地主之誼請你吃飯~....didi說..
  呵呵..那我要請妳看電影~....mars說..
  ~~~~~~~~~~~~~~~~~~~~~~~~~~~~~~~~~~~

於是六月變成了等待的季節。

看似玩笑話似的敲定時間,我卻緊張異常。
實際上六月我們都異常的忙碌。
剛接手新工作的我有點忙昏頭..
新的工作所需要的專業知識是我急需克服的。
見面的事情一直在我的腦海裡出現。
而和Ben討論分手的事也一直不定時的進行著,我像兩頭燒的蠟燭累壞了。

Ben談事情的方式有時讓我累的連話都說不出來,阻礙在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 是他最甜蜜的沉重負擔。 在我和他的家庭之間,選擇根本是多餘的名詞。

Ben說,他知道我有一天一定會脫離他的懷抱。
即使我沒有像他愛我那般的愛他,但他對我的個性卻捉摸的一清二楚,他比我還知道我想要什麼。只是他一直不願意看到我飛離他的範圍。

他知道我何時會離開。在他面前想要隱藏自己是愚笨的想法,我想,連我自己都不見得像他那樣了解我自己。只是他愈看的清,卻反而愈放不掉。
原因,是他花了三年的時間來摸清我的一切想法,可是最終要他怎麼承認原來我竟不是那個可以陪他走過更多個三年的人?

我打破了自己的原則,想知道自己不是一時迷失。

見面的事情並不順利,第一次是我自己臨時退縮了。
第二次的約定卻敗在約定日前晚的icq message上。
一句玩笑話的"延期",mars果真當真的取消了見面。
在取消第二次約定時,mars說起了他在年初的一個占星算命,據說~~他會在六月遇見他喜歡的女孩子。於是他想我們是該見面了,不論那個占卜是真是假,他要自己去選擇這個在六月他應該遇到的女孩。

於是他不要我帶有壓力或疑慮而和他見面,但見面對他而言... 是勢在必行。
因為他不希望那個六月會遇見的女孩子是別人。

我的確是有些許壓力,因為我很害怕這些情緒是自己的錯覺。
還有我想過,我必須在見mars之前先理清自己的感情世界。
我想,這樣才是我們倆之間公平的開始。

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
我雖然很想提起勇氣去揭開這曖昧的真像,卻沒想到要集結勇氣就是一個問題。

在一次mars回家鄉去的時候,mars第一次問我會不會在週末上線?
我在午后收到了他傳來的簡訊。

  missing u
  from mars
  ~~~~~~~~~

那個週末改變很多,誰被誰制約已經不要緊。
突如其來的想念,會讓我不知所措。
icq讓我們在深夜裡暢談,即使此時的他離我的城市更遠了。
感覺彼此心靈的距離卻是如此的接近。

  mars : didi覺得距離…是感情的殺手嗎?
  didi : 距離好像一直是bbs的熱門話題...
    距離不是感情的殺手,二個人的相處方式才是...
    我己經領教過了…這是一門很難修的學科..
    修不好,會精疲力盡。
  ~~~~~~~~~~~~~~~~~~~~~~~~~~~~~~~~~~~~~~~~~~~~~

距離對於情人的殺傷力似乎總是排行第一。
我們除了實體的距離之外,尚有虛無看不見的隔絕體。
那是經由網路所連繫起來,看不見的透明隔離,因為冠上了"網路交友"而讓一切都更變的不確定、更模糊。

在接近笨海龜生日的時候,他去上了心靈成長的課程。
長達一星期的課程,讓我更改了自己的上線時間。
早早上床睡覺,等他下課,直到半夜再起來上線。
為的只是和mars在線上聊兩句。
生活如果除去這一件事,我想那是很悲慘的情況。

記得在還沒遇到mars之前,我總是在十點左右會離開電腦的勢力範圍, 乖乖的去睡我的美容覺~~遇到mars之後,我彷彿回到學生時代~
可以任意的調整自己的睡眠時間,甚至於一天只睡幾小時...
對於畢業後工作了兩年,過了兩年安逸生活的我來說,這是很難的一件事~ 更何況每天早上六點半我就必須起床,準備上班。

我準備要揭開橫亙在我們之間那看不見的隔離。
我到各大bbs去搜尋關於網戀及網友見面的事情。
當然,這網網相戀的感覺一開始是不被我認同的。
我也曾經對"網戀"這個名詞充滿不信任感。
對著電腦傻笑或被一個沒見過面的人掌控喜悲情緒,是個很蠢的舉動。

網路上小段文字、輕輕的一個按鍵,都可以輕易的令人覺得窩心,實在不足信以為真。
和現實的情人比起來,用心的程度:一個是勞心勞力。
另一個也許只須要多花點心思在文字上,文字的魅惑有時往往大於言語~~

直到我遇到了,才明白。

起初是甜蜜,然後多了點猜疑。
最後也許會經不起時間、空間、及彼此真正生活的差距。
我開始猜測真實生活中的他。
那不是我可以輕易去了解的,這是我應有的自覺。
不然,我將掉入自己設下的陷阱,不可自拔~~

這是猜疑的開始,證明了我己經進入了第二階段......
再不回頭,就無法回頭了......

其實是我先被制約了吧?只是我仍不願被發現。
我連mars的真面目都沒見過,文字的飄渺己先令我亂了陣腳的開始說想念...
於是無法承受見面之後的可能有的改變,因而感到莫大的壓力。
還是無法依約見面~
只知道,自己是多喜愛著這份感覺、不想放棄這會讓我快樂的理由。

mars說:提出見面的要求,只是因為覺得通了半年的e-mail,
    該是時可以讓彼此成為真實世界中的朋友。

就如同我在bbs上回覆的文章一樣:

  網戀??
  先別急著說愛吧...
  讓彼此可以成為並肩而行的情侶,再來說愛吧~
  ~~~~~~~~~~~~~~~~~~~~~~~~~~~~~~~~~~~~~~~~~

我們不也是在極力的讓陽光灑現在我們身上,成為可以並肩而行的人?

和Ben在一個夜裡長談了許久,出乎意料的他不再堅持也不再說些什麼。句點就劃在這樣帶著藍色的夜裡,先前的爭執和痛苦的彼此折磨都告一段落。帶走了所有屬於他的衣物,走的灑脫。

突然的,我不適應陽光太耀眼。

總覺得似乎失去了些什麼、該說些什麼。
彷彿被掏空了所有,而未來的生活我該放些什麼進去好填補那些空位?
電話拿起,我卻一個也沒撥。
關於我和Ben告一段落的事,沒向當初充當紅娘的所有朋友提起。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