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網路37℃~(5)8分5秒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又是凌晨三點半,我們長談。
提了一些往事,我知道他想多知道一些,卻又不希望讓我提起不開心的事。
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情感世界,只要一提起,我的語氣就顯的BLUE。

雖然很想釐清自己的想法,但若要問我想要怎樣的愛情?
恐怕我真的答不出來。
當然,誰會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樣的愛情?
如果真的可以將自己想要的愛情條列出來,又真的可以找到完全符合的?

那恐怕只是像在答填充題一樣,一個一個的將答案往格子裡填.. 而找不到答案的,只能任由空白,或者就乾脆填個錯誤的答案來將錯就錯了。

Mars說,之所以希望快點見面,是因為怕網路的虛幻讓我多了太多的想像。
因為至少他己經看過了我網頁的照片,而我卻仍對他一無所知。
說也奇怪,我一直沒想過要跟他要照片。
也一直沒想過,見面之後會有怎樣的落差?
我就是喜愛這種跟他聊天的感覺,不論是mail、icq、bbs..
直到現在次數漸多的使用電話。

他怕我陷的太快..
見了他之後,落差太大不是他所願看到的結果...
我想說出口的是,我很希望可以儘快和他見面。
不明白為什麼有這種勇氣,想跟一個只熟識他的文字和聲音的人見面。

如果要用一個名詞來形容,也許..可以用" 冒險 "這兩個字?

他指的落差是外表?還是這種感覺在見面時就不會存在?
老實說~~我有點不以為然!
bbs上的討論區裡充斥著和網友見面的經驗談,失望佔滿了大多數人的討論。
我想那應當不會出現在我和笨海龜之間。

但我卻感覺到他己經在控制他自己,而我卻像重力加速度般的往下墜。
眼看著谷底就在眼前,我卻說服自己沒看見。
關於冒險,就要成真了。

突然的恢復成一個人,沒有愛情的束縛,我開始放縱自己。
所謂的放縱,也不過就是在假日的時候可以一個人去逛街。
一個人去吃飯,一個人看電影......
諸如此類的都被我稱為放縱,這些原本不會是我一個人做的事。
然後突然發覺原來,生活裡少了愛情的我...
竟然是完完全全的只剩下了自已。

陽光是屬於自己的,空氣是屬於自己的...
快樂是屬於自己的,寂寞是屬於自己的...

但是Ben並沒有真的從我的生活裡消失。
他一天一封的往我家寄來的信裡,透露著那天他走的瀟灑卻放不掉的無奈。
搬到和我鄰近的城市是他認為最有力挽回我的籌碼。
不再兩地相隔,是我一直想像中想要的兩人世界。
男人有時也是脆弱的可以,我連回應都不敢。
就深怕我們再度回到未分手之前的相互折磨。

生活裡少了Ben,也像是少了些什麼。
翻開日記,從相識的那一天到分開的這一天...
我們花了多少的時間在曖昧和爭吵?
又是怎樣的在反覆的推翻彼此、然後分開。

事實上,我有著極為愧疚的心情。
即使分開的主因是因為他的家人,和我一開始就抱著試試的心態交往。
而Ben卻由始至終的忍讓著我的無理取鬧和自我的個性。
這樣是不對的,愛情不應該是一方無謂的忍讓而一方不斷的以自我為中心。

但是我卻在遇到mars之後才承認這一點。

6月26日週六午後,因為mars昨天才說過不去上最後的二天課程了。

於是我不斷的上線、下線。重覆著在撥號上網,始終都沒能在我的icq名單上看到他online。
有點納悶,卻又沒有發問權。

電話雖是個很容易讓我得到答案的工具,但是自己無法接受這樣莫名的打電話打探他的生活,於是我等待,然後失望。我呆在電視前,望著未關機的電腦。
不知道該不該讓自己一直掛在網上,等待他的出現。

那種感覺真是難熬,只好抱著"傷心咖啡店之歌",渡過這一個充滿等待的下午。
努力思索著書中主角"馬蒂"探討自由的心路歷程,想起自己還不是因為別人的眼光而拘限了自己。想要拋開一切奔向自由的夢想,似乎離我愈來愈遙遠。

從白天到黑夜,我幾乎己放棄等待;或許該說我成功的忘記了要等待。

mars卻打來了電話。
當我的手機上出現mars的名字時,我有點呆滯,然後出現了生氣的味道。
我為什麼要生氣?我又有什麼理由可以生氣?
話筒的另一端,是我今天一直想聽到的聲音。
原來,又被ㄠ去上課了,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一點才下課。
而現在時間是八點半,短暫的休息時間。
閒扯了一堆....然後...

  mars:其實我打電話來,是想告訴妳,我好想妳。
  didi:^______^
  ~~~~~~~~~~~~~~~~~~~~~~~~~~~~~~~~~~~~~~~~

掛線前,我聽到了我沒想到會聽到的話,而且是出自笨海龜的口中。
我們一直努力的,不洩露彼此心中的想念,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這曖昧的氣氛。
但是笨海龜的這一句話,卻沒有破壞了彼此的感覺。
八分五十五秒的談話時間也許短暫,我們卻意外的得到了莫大的收穫。

一直以為不該說出口的想念,一直覺得不夠堅定的立場,好像都隱隱的浮現出來。
我忘了在掛線前說出自己一天的等待及想念,這是我的遺憾。
八個小時的等待或許漫長,八分鐘的談話卻可以抵過一切。
這一天,脫口而出的想念似乎改變了一切。

屬於mars的日子,我在入夜後出現在icq上,file傳來的是一張cake的圖片。
靠著icq切蛋糕,許願。雖然虛無,卻感到心滿意足。

  如果不是mars明天還要上課的話...
  didi真想跑到台北送個蛋糕給你~
  ~~~~~~~~~~~~~~~~~~~~~~~~~~~~~~

笨海龜的生日末二個小時,我們在icq上見面,沒有準備禮物,沒有很努力的找尋特別的
e-card給他,只是搬出久未動工的工具,做了一張卡片寄往mars的城市。
我想將對他的祝福,透過自己做的卡片傳送給他。

如果我們之間的關係,要有個分水嶺,我想就是這兩天吧~
拋棄了還沒見過面的不安感,暢快的說出自己最真實的感覺...
不過就是一句想念,說出口並沒有那麼難。
這才知道原來一直在我們之間悄悄滋長的,是如此這般的情愫。

一直不敢去承認的,一直去迴避著的,始終躲不過內心真正的聲音。

我很高興他去上了這個心靈成長的課程,雖然他總說沒得到太多的收穫。
我卻覺得我在不知不覺間得到了太多太多!

以往總是習慣在假日裡待在icq上,陪著他加班。
電腦另一端的他,總是忙著自己的網站,而我則開著電視或抱著書,等待他傳來的icq message。

但這個假日,我卻一個人反覆的上線下線。
bbs上沒有熟悉的名字,因為我總是晃晃就走,鮮少流連。
icq上online的人很少,沒有mars的名字出現讓我連打招呼都顯得無力。
突然第一次覺得網路令我感到孤單。

我想知道在那個叫做"台北"的城市裡,mars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隔著電腦螢幕生著自己都不明瞭的氣實在是很可笑。

掙脫了不是自己想要的愛情,反向的走向另一個不知會不會構成愛情的人。
冒險也罷!在覺醒的時候若還不思考想要的是什麼,是否太悲哀?
我終究還是脫離了,那個呵護倍至的男人。

  Ben說:想飛就去飛吧。
  我想有一天,我們還是有可能的。
  ~~~~~~~~~~~~~~~~~~~~~~~~~~~~~~

是啊,如果我不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感覺,不去想想到底我們之間有沒有愛?
也許現在的我,還是他身邊一個被他愛的女人。
只是,愛與被愛雖不能平等。
卻都不能缺少,否則殘缺的愛情己經沒有意義。

六月己經到了尾聲,我不是那個他會在六月遇到的女孩。

因為我們相約在七月。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