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留言板寫下你的感想或者來信


標題:網路37℃~(6)與你相遇
時間: 2000年新版 - Didi


過了笨海龜的生日,我們開始每天倒數計時。

1999.07.01那耗去他相當多假日時間的網站終於開張。
http://jump.to/mars
我帶著驗收的心情當了他的第一位訪客,想像著哪一天我們正在send icq message時,也許他當時正在做著哪張圖。
我以這種奇妙的心情,貼了他留言板的第一則留言。

在profile裡看到我們先前寫的" 我是杯子多好 "和" 我是杯蓋多好 "。
回想起我寫那篇文章時是一個滂沱大雨的午後,原本討厭的雨卻因為一早收到他的e-mail而改觀,連雨都變的可愛起來。

到了七月,我不再固定的會在晚上收到他的e-mail。
而是在每個清晨,我痛苦的在早晨六點半起床時打開電腦,有時,就可以馬上聽到mars在icq的那端向我說早安,然後給我一封e-mail。

這使的我不再覺得早上起床是痛苦的,而他在我出門後再睡個回籠覺,直到我給他morning call,似乎看來是多餘,卻讓彼此都覺得精神為之一振。

於是,不成文規定的,我們有了固定聯絡的時間。
有時錯覺就自然的產生,以為我們是在同一個城市那麼樣的接近。

喜歡看他的mail,不是沒有理由的。
曾經他說,我在mail裡是一慣的悲觀,我想這也是一種互補吧?
在他給我的e-mail裡,我總是可以找到讓我會心一笑的字眼。
我想我是愛上了這種感覺,因為e-mail,我有參與笨海龜過去生活的錯覺。
因為有許多我們彼此都不知道的,早已消失在過去的時空裡。
或許,寫著寫著我們都超過了原本預期的情感,而溢位。

不再躲躲藏藏的逃避自己的想念,見面的日子愈來愈近,感覺緊張卻不會再輕易取消。
一天天的討論著該穿什麼?約在那碰面?當天的行程?

最最令我擔心的,是天氣。
那是個多雨的七月,笨海龜說:會是一個好天氣的週未!
因為他的信念,也讓我開始不執著的以為會是雨天。
他正在帶領著我離開伴隨自己多年的悲觀情緒嗎?

我總是在快樂幸福的時候,給自己潑冷水。
彷彿日子過的太好只是虛幻。
對我而言,如果沒有挫折,反而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總先預設了傷心的立場。
就像是自己先給自己劇本,如果沒有發生,也會先在腦海中排演一次。
然後自己便在真實和幻想中錯亂。

但這一次,和笨海龜見面的事,我忘了給自己後續的劇本!
我沒有告訴自己見面後會怎麼樣?或者是該怎麼樣?

已經結束的一段戀情,讓我知道跟著自己的感覺走有多重要,曾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生活竟然變成了可怕的公式。
就像被植入晶片一樣的做著例行的事,"感覺"被自己給扼殺了。

於是我像打坐般的給自己定心劑,不要自己緊張的不知所措,那不是我所要的場面。

和笨海龜依然在icq上暢談,e-mail裡倒數的思念讓我一看再看。
唯一讓我慌張的是,他會不會如他所說的呆滯,說不出話來?

約定見面在7月10日,台北車站北3門。
我帶了一瓶紅酒當見面禮。
昨夜的失眠加上三個小時的車程時間並沒有讓我昏昏欲睡,坐在車上的我其實心裡卻反覆的思考著第一句話該說什麼?
坦白的承認,並沒有想到會不會見面後感覺不對而想走人。
彷彿就像熟識多年而久違的朋友,在見面前夕猜想對方有多大的轉變一般。

走上車站大廳,淺度的近視讓我開始對這個大環境感到模糊起來。 北3門在哪呢? 容易迷路的本性不管走到哪都不變,手機響起,我開始尋找著有沒有人和我一樣同時間拿著手機在講話的?

我沒見過mars,但我想知道自己能不能憑感覺認出他來?
他見過我的照片,所以我想趕在他找到我之前先找到他的位置。

假日的關係,人潮多的不得了,我無法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大廳找到他。走出北3門,熱氣從道路上襲來,不留餘地的。
沒想到真的是好天氣,這是怎樣的好運?

當mars說他正走出北3門時,我往門口一望就在人潮裡看到拿著手機講話的他。
當他的聲音不是透過手機傳達給我時,我竟有些以為自己在夢中。 不然,怎麼他的聲音是從我面前傳來的呢? 有點尷尬卻不覺生疏,說不上來有沒有如他先前害怕的落差出現。

風很大,吹的我的頭髮亂亂的。
不太敢抬頭看他,因為我想現在我的一定是滿頭亂髮!
走上天橋,人潮讓我眼睛都花了。
要不是我緊緊的跟著他的步伐,可能我在台北第一個行程就是變成警察局的失物待領了呢。

有多久沒到台北來了呢?我搜尋著記憶,大約有半年了呢。
沒想到再次面對這龐大的人群,我還是感到有點害怕。
一直以來,台北是我最不願接觸的城市。因為它的熱鬧,總是反映出我的落寞。

我害怕人多的地方,讓我不知如何自處。

約好了坐捷運去淡水,期待的晴天在太陽公公的助威下將夏天的炎熱發揮到極點。
似乎都無心去看清楚淡水的面貌,在mars的指引下我看到了他曾經畫過的地方。

圖裡的那間小吃店已經被拆除,只是周圍的景色依然,令人感慨。 那張圖直到現在都還在我電腦的桌面上,我用力的想著圖裡的店面, 才能和現在多了一塊空地的真實場景拼湊起來。

我想到那次他到淡水寫生後傳來的e-mail裡,透露著和同學重遊淡水的快樂及疲憊。
這種心情讓平時沉浸於工作的他精神為之一振!

於是我們選擇了淡水做為第一次出遊的地點。

我想,那是一種很難描述的感覺,在電腦前彼此熟識了半年的兩個人,見面之後會怎麼樣?

bbs裡那麼多的文章都沒能讓我找到一個答案,我想起了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有多少人在尋找自己生命中的輕揚飛舞?
而我們,會是那眾多朝聖者中幸運的人嗎?

談著漫無邊際的話題,淡水的風景並沒有讓我們太留戀。
我只敢偷偷的看看mars,我想以我的記性,如果不趁機記住他的長相,說不定一個轉彎我就會跟錯人了呢!但是我的腦中卻空白的很,我想緊張這因素脫離不了關係。

走馬看花似的晃了一圈,回到我陌生的台北,已經是黃昏了。
我們捨棄了淡水的黃昏而到sogo頂樓去等待夜景。
佔據了一面窗,聊著也許不太有意義的話。
看著天慢慢的黑,燈一盞一盞的亮了起來。
時間似乎慢了下來,當我們有時間真正的面對面談話時...
陣陣的咖啡香,我想起以前一個雨後,在icq裡他對我說:" 真希望和didi現在到sogo頂樓喝咖啡,雨後的台北霧霧的、別有一種味道。 "

很多以前的和現在的似乎都混在一起...
分不清我們是現在才見面,還是我們自以前就已經在一起?

第一次發現自己很容易笑場,在mars盯著我看的時候,我莫名的想笑。

 mars:等了半年才見面,當然要一次看個夠。
 ~~~~~~~~~~~~~~~~~~~~~~~~~~~~~~~~~~~~

晚餐的時候他這樣說著,我還是忍不住的笑。
笑他怎麼可以在第一次見面就坐在我面前直愣愣的盯著我,而且目不轉睛。

是啊,快半年了呢!什麼動力使我們想見面呢?是對彼此真面目的好奇嗎?
我曾經一個人待在電腦前生著莫名其妙的氣,那時的我,好想了解在電腦之外的他。
如果隔著電腦用指尖談戀愛,那是辛苦的,心靈上的累。

到了要離開台北的時間,居然就開始依依不捨。
意識到彼此的引力已經從電腦平台跨越到現實。
原本以為見面是彼此的解藥,卻不經意的把解藥反變成了毒藥。

如果說這樣算一見鍾情的話,也不為過吧?
將彼此談話的場景從電腦上搬到他所居住的城市來,那種感覺一點也沒變。
我知道從這一天開始我可以在想念的時候,腦海中清楚的浮現他的樣子。

將虛幻的網路戀情,變成真實,讓他成為可以和我並肩而走的人。
讓彼此都有立場大聲的說:我在生氣!或.." 我在吃醋~ "

甚至是,我想你。

::::續::::

                               back
Didi 200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