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 你(妳)喜歡哪一種巧克力?
• 你(妳)的另一半喜歡巧克力?
• 有沒有可能你(妳)可以用很多
  不同的種類的巧克力來形容對方?

地點:忠孝東路 - 明德春天百貨B2

咖啡館日記1 - 巧克力男人


2000/10/13 星期五
  午后正在線上和網友用icq聊天時,突然的想起來答應了要幫男人買的雜誌還沒有去買,急急的下了線換了衣服,拿了包包就衝出家門去。
  街上正下著毛毛小雨,我拿著黃色的雨傘,盯著路上的水坑小心的走著,在沒有人陪著我在雨天的街上行走時,我總是會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踩到水坑,如果身邊有一個人陪著我走,我就不用盯著水坑小心的走,因為當我踩到水坑時會有另一個人跟著我被濺起的水花弄濕褲管,然後跟著我大叫一聲。

  天色已經是傍晚,台北的天空陰陰地哭泣,像是已經哭啞了嗓子沒有力再嚎啕,也像是要崩潰的前一刻只是預告性的上演著輕淡的劇情。
唯一離我們家最近的大型書店就是明德春天裡的金石堂,比起讓我走二十五分鐘到市政府捷運站再搭十分鐘捷運到忠孝復興站走到誠品還要近的太多,何況,叫我一個人去誠品,我可能就窩在那裡不想回家了。平常不太碰書的我,在進入書庫之後會變的對每一種書籍都有莫名的興趣。

  不到十五分鐘,我就走到了明德春天百貨的大門口,我看著手上的紅色NIKE新手錶,數字型的顯示時間可能會讓我變的更不會思考,會讓我變笨的手錶,可是搶眼的紅色讓我將去年這個月份為我倆買的史帝文麗對錶打入冷宮。

  避免經過太多的刷卡誘惑區,我直接的快步走到電扶梯前往下向書店走去,選好了我要的painter6.0和男人要的雜誌,在裡頭晃了晃,翻著一本又一本的圖畫書,突然發現圖畫的表達力超強,而我還在寫著囉嗦的文字給大家看。

  話咖啡 畫咖啡 化咖啡 
  我在B2的開放式咖啡廳點了一杯巧克力冰咖啡,在等待的時候翻了翻我買的書,往上抬頭一看,看到了每個樓層的燈光彼此爭豔,悠閒走在這裡頭的都是幸福的人兒,不為工作及生活忙忙碌碌也不顧忌自己的悠閒是不是會讓別人眼紅。 至少,我想我不是會讓別人眼紅的對象。我只是享受著難得會一個人突然勤勞的跑出來,還一個人假裝也悠閒的坐在咖啡廳裡等著我的巧克力冰咖啡。

  我喜歡巧克力,昨天有網友在留言板裡頭問我的愛情是哪一種巧克力?我用了最便宜但卻一直是我從小到大最喜愛的巧克力來做比喻,那是在7-11以及各超商都可以用十元錢買到的巧克力,不會甜膩的讓你咬了一口就得用水來清清你的味覺神經,也不會濃烈的讓你嘗了一口就沒有勇氣把整塊吃光。
最平凡的幸福往往都是最不讓人注意,太過用力的揮霍愛情對我只是會更加的寂寞,我只希望有這樣的甜而不膩的愛情,品嘗淡淡的卻不會讓你感覺不到存在的味道。這樣就好。

  原本選擇的位子附近都沒有人,是個清靜可以任由我發呆的角落,三個打扮入時的女孩子後來坐在我的前桌,二個女孩子抽著煙,三個人一起談論著愛情及男人。談到第三者出現時,男人的疑心太大反而將她推向了另一個男人的身邊,談到分隔兩個國界時,對方在外的行為在這端的人卻一無所知,談到大她十七歲的男人把她當做小孩子管教,生活在一起天天都得聽訓的生活極為痛苦。後來更是研究起彼此抽的煙會不會在身上留下味道…。
女人聚在一起談論男人的行為我不是沒有做過,只是有時候也會好奇起男人們聚在一起會談論女人的什麼?談論女人的愛耍脾氣?還是女人不管對錯都愛被哄的情緒起伏?還是我想的太簡單,其實男人談的都不是自己的女人?
我想太多了。

  用著小小的筆記本,記著一段又一段我該在短時間內奮力直追完成的文字。 要我回想去年初戀愛時的感覺,我只得離開現在兩個人居住的家,假裝自己在另一個城市裡想著另一個城市裡的你,然後一段一段想念的言語將會代替我傳送給遠方的你。
我想念極簡cafe裡頭那個熱情的老闆娘,要不是我極之懶惰,我一定會抱著notebook躲到那裡去趕稿,也不會在這裡用筆追趕我腦子裡想出來的東西,速度這玩意兒在我習慣打字的快速之後,用筆記錄會遺失更多的感覺。


                             DiDi 2000'10.13


        文章內容著作權係原作者所有,請勿任意轉貼或使用。

             CopyRight,DiDi 2000©
                     版面由mars提供